--------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01

不知戀為何物-前篇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長篇小說第二彈~(終於OTZ)




本來是想趕在2/29寫出來的...結果來不及...
四年一次的229啊啊啊~~~丌口丌(哭)








「你好。」
「小嬰兒嗎?」

雲雀坐在接待室的色皮革沙發上翻閱著並盛中學的資料,對於里包恩突如其來的現身完全不在意,只是默默的以眼神示意便繼續埋首回資料中。
里包恩跳到了另一張沙發上,拿出咖啡機沖泡著自己最愛的藍山咖啡。小小的接待室裡頓時充滿著咖啡香。

「今天的心情不錯嘛。」
「是嗎?」
「發生了什麼好事了吧?」
「沒什麼特別的。」

今天一如往常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如果晴朗的天氣和並中秩序良好算是好事的話,大概就那樣了吧?

還有,

今天稍微跟銀毛小貓玩了一下。

雲雀回想起早上的事情,那隻銀毛小貓的威嚇,不自覺的嘴角向上微仰。

里包恩見到如此的雲雀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臉上多了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今天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來聊聊而已。」
「哇喔,那真是令人高興呢。」

里包恩緩緩品嚐著咖啡,而這段期間雲雀嘴角的笑意絲毫沒有減退,即使不是觀察力如里包恩,也能看的出來並盛的頂點雲雀恭彌大人今天心情的確很好。


「看樣子你現在有相當中意的東西呢。」
「中意的東西?」雲雀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畢竟除了學校之外,能引起他感興趣的東西並不多。
「獄寺隼人,是吧?」里包恩依舊保持著令人不解的微笑,小酌了口咖啡敘訴著。
「…他嗎?或許吧?」聽見這個名字,雲雀將心力轉回手中的資料上,不過嘴角的弧度再次的微微向上。

那隻銀毛的小貓用來打發時間剛剛好,應該會是個不錯的玩具。

「雲雀,你有沒有興趣加入阿綱的家族啊?」
「我對群聚沒有興趣。」
「是嗎?不過獄寺是阿綱家族的部下。」
「那又如何?」
「只是希望你別太常玩他而已。畢竟部下常受傷對家族來說不是好事。」
「那跟我沒關係。」

室內的溫度彷彿下降了好幾度一般,空氣突然變的緊繃起來,雲雀的好心情不知何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即使如此,里包恩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消失,反而像看透一切一般,笑意更加深了幾分。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獄寺呢。」
「喜歡?他不過是個玩具。」
「是嗎?」

對於這個問題雖然雲雀只回以冰冷銳利的眼神,但里包恩早已看出了含在眼神之中那些許的思惑。



我討厭群聚。
看到如同草食動物群聚在一起的草時動物會令人煩躁。
所以,看到之後我會去咬殺他們。
群聚是弱小生物的表現。

可是,
為什麼呢?
惟獨那個閃耀的銀色

獄寺隼人

這個會令自己不自主去在意的存在。
以為自己是想要咬殺他,
但,
在要咬殺他時,
卻發現似乎不是那樣。
自己並不想要咬殺這個人。

真是不可思議。

「…」


疑惑和思慮在雲雀的腦中形成旋渦,一種以往未曾有過的心情在心底擴散開來。
望著許久沉默不語的雲雀,里包恩曖昧的笑了笑,一躍身跳下沙發。

「所以才會說你喜歡他啊。」
「這樣嗎?」
雲雀面無表情的望向里包恩,他對於『喜歡』這種感情並不是很了解,尤其是對一個人。不過,不管是不是喜歡這種感情,自己很在意那個閃耀的銀色卻是不可否認的。
「如果有著疑問的話,那直接去確認看看如何?」
「…」
「直接當面確認的話,或許答案就會出來了喔。」
對於里包恩輕鬆的語調,雲雀依舊保持不語,不過卻能從眼底看出他做了某種決定。

「那傢伙現在在保健室喔,因為早上被你玩的太嚴重的關係。」站在門邊,里包恩臨走前將獄寺的所在位置告知雲雀,臉上充滿笑意的表情大有看戲的成分在,而語畢便瞬間不見蹤影。

「哼嗯。」

望著早已空無一人的門扉,雲雀露出了笑容。無論最終的答案是什麼,獄寺隼人是自己玩具的這個事實不會改變。而且,自己又多了件可以打發這極度無聊時間的事情可做,何樂而不為呢?

「真是有趣。」
慢慢整理手中的資料,雲雀內心盤算著下一步棋的走向。




***

後記:

媽媽這篇打超久的啦囧(你每篇都很久)
寫到一半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寫雲雀和里包恩這兩個如此容易崩壞的人的對話OTZ|||
而事實是,雲雀也很確實的走向崩壞之路(切腹死)
是說最近在看今夜有鬼系列(好看喔!)…由於我是極度容易被影響的人,所以目前已經覺得我的正經文寫不了了HAHAHA(去死吧!)
下一篇就是那個啦!!!>ˇ<(哪個?)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No title

續集!!(敲碗
=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