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22

After。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長篇小說第四彈!
*內有少女二枚要注意(死)



這次又再度拖很久....懺悔的話已經說到不能再說了OTZ(跪拜)
總之之後要認真進入修羅了=_=|||






「隼人。」

低沉柔和的嗓音輕輕的叫喚自己的名字,原本是再熟悉不過的稱呼,此時卻令人無法習慣。

這是,雲雀最近對自己的稱呼方式。

自從雲雀突如其來的『告白』之後,至今已過了兩個星期。本來還在想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甚至也打算過乾脆就從此不要去上學了,不過沒想到隔天到了學校後一切都還是一如往常的生活,平常到讓人覺得前一天的事情會不會只是自己的夢境。雖然,很快就被證實了答案是否定的。

「喂,隼人。」
「…幹麻啦。」

第一次被直接這麼叫的時候,差點就忘了那是自己的名字,只能呆愕的看著他。這傢伙發言一定要這麼驚人嗎?…雖然也快習慣了。
曾經制止過他直呼我的名字,但只被回了一句「那個保健醫不也這麼叫你?」之後我就直接被無視了。被這麼問還真是不知該怎麼回話,就算回了並盛的君主大人大概也沒有打算理我,結果就只能繼續容忍雲雀這麼叫自己。

斜眼撇了坐在隔壁的雲雀一眼,那傢伙什麼都沒說,只是嘴角上揚的看著他手中不知是什麼東西的資料。

這兩個星期來,除了名字的事情之外,改變的,大概就是自己被叫到接待室的次數變多,還有,變得常看到雲雀的笑容。

以前說到雲雀的笑容的話,大概就是那狗眼看人低的嘲笑,或是要咬殺人時的殘酷微笑。現在雖然他的笑還是那麼的不可一世,但是那笑容裡多了一種知道明顯和以前不同,卻又無法切確描述出是哪裡不一樣的感覺。而每次看到那種笑容後,就覺得自己的血液彷彿沸騰了一般,全身發熱。

最近的自己,似乎不太對勁。


「怎麼了?」
「跟你沒關係啦!倒是你到底叫我過來要幹麻啦?」

注意到雲雀投來的視線,全身又是那種發燙的感覺,看來自己真的有問題。

「因為我想見到你。」
「什麼?」
「我們在交往不是嗎?」
「誰、誰跟你在交往啊!?」

見到雲雀那一臉愉的神情,實在是搞不懂他到底是真心這麼說還是單純的在愚弄自己。

「不過我叫你時你都會過來不是?」
「還不是你這傢伙濫用風紀委員長的權利!不然誰鳥你啊!!」
「哼嗯。」
「幹麻啦?」
「風紀委員長的命令…我記得你以前倒是不怎麼聽呢。」
「那、那是…!!」

對於雲雀那似嘲弄般的發言,一時之間卻想不到該如何回嘴。
畢竟,其實自己也確實對這件事感到疑惑。

在兩星期前,自己和雲雀互看對方不順眼,甚至只要一見面就會打起來,根本可以說是死對頭。像現在相安無事的坐在一起這種事,在之前根本是連想都沒想過的。
自己應該是很討厭眼前這個漆瞳孔的人才對。雖然在曜戰之後,對於雲雀的敵意確實明顯的減少許多,但也還不到可以並肩坐在一起的地步,更別說是交往什麼的了。但是,平靜的坐在他身旁的自己,卻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腦袋中彷彿有個解不開的線團一般,不管如何的想去釐清,卻只會陷入更複雜的情緒。十代首領的事情的話,明明都是如此簡單明瞭的,就只有在跟身旁這個人扯上關係的時候,腦袋會陷入一團混亂。


好不容易從沉思中清醒時,發現雲雀不知何時放下手中的資料,臉帶笑意的注視著自己。

「…幹什麼啦?」不自覺的別開了頭,自己對那視線真的很沒輒。
「我想,我真的很喜歡你。」
「哈啊?!」

訝異的望向身旁之人,這傢伙是說話沒嚇到人就不甘休是吧?…本來打算無論如何都不去理會雲雀的,結果這麼一回頭看見雲雀依舊愉的神情,不由得又是一陣慌亂。自己該不會被下了什麼詛咒了吧?

「…一開始小嬰兒這麼告訴我的時候,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覺得跟你在一起應該可以打發掉無聊的時間。」

對於雲雀突如其來的長篇大論,獄寺實在不知該擺什麼表情才好。這傢伙的意思是之前他只是在打發時間囉?開什麼玩笑,自己這兩個星期可是被搞的七上八下的,現在居然說只是在打發時間!?

「我不知道『戀愛』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不過跟你在一起時,心情會變的很平靜,只是看著你,就會變得很愉快…。我想,喜歡應該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還來不及發火大罵,就被雲雀接下來的這番話弄得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討厭群聚的並盛君主雲雀恭彌大人一臉正經的說出這種不符合他形象的話也太過份了吧?害得自己接話也不是,不接話也不是。


「…那你呢?」

還在闡述自己感想的時候,雲雀的身子便不斷貼近獄寺,而後者則是只能一退再退,不知不覺已被逼到沙發的角落,現在是兩個人擠在一個位子的情況。

「喂!等…太靠近了啦!」
「我還沒聽到你的回答。」
「當初到底是誰說我沒有否決權的啊!!」
「那是你也喜歡我的意思嗎?」
「我…我……」

面對雲雀的眼神,獄寺實在是很想大喊出『我不知道』。
明明是想這麼說的,但是在內心深處卻早已知道那個答案。
而,自己又不想承認那個答案,總覺得一旦說出口後,現在的自己、現在的生活就會被破壞掉。
於是,陷入了無限的矛盾狀態。

雲雀不帶表情的的臉上流露出某種自己似懂非懂的感情,手指輕輕滑過銀色髮絲,眼神中含著不曾見過的柔和。突然變得這麼溫柔,實在是太狡猾了,根本是違反規則嘛!

「喂。」
「……我…」
「什麼?」
「…要是我討厭你的話,現在才不會坐在這裡呢!」

對於雲雀的種種舉動,自己的內心是高興的。也因為覺得高興,而變得不知該如何是好。說出這段話已經是自己的最大讓步了。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低著頭縮在沙發角落,不敢望向雲雀。但由於實在是沉默太久了,偷偷的瞄了一眼,卻看到了雲雀滿意的看著自己。

「哇喔,真是不錯的發言呢。」
「幹麻啦!?我又沒說什麼!」

看著雲雀那滿意的笑容,獄寺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再這樣跳下去一定會得心律不整。

「這次就先這樣放過你吧。反正我也確認你的心意了。」
「確認什麼!?我又沒說喜歡你!!」
「哼-嗯。」
「吵、吵死了啦!」

勉強的別開視線,卻被雲雀硬是將頭扳了回來。然後,自己就只能任憑對方擺佈。
或許,從一開始見面的一瞬間,自己就註定會輸給眼前的這個人吧?
內心小小的嘆了口氣,獄寺默默的放棄掙扎。








***

後記:


もう何も言いたくない!!-

搞什麼這兩個崩壞的人!ˊ口ˋ|||(問你啊)
然後結尾依舊寫的很悽慘OTZ我是個不會寫結尾的人丌A丌
啊啊啊這次因為看小說玩仙四下南部結果整個進度很緩慢(靠你還敢講)
接下來真的要認真進入修羅了囧||||
下一篇…我研究一下哪個比較好寫就先寫好了!!(揍飛)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