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25

occasion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長篇小說第五篇




是說誰來阻止我繼續玩仙四和繼續看遊戲王MAD啊啊啊ˊ口ˋ|||
因為這個緣故在寫這篇前半段時差點讓他們罵出有古風感覺的句子OTZ
然後後期在腦內練成的根本就是社長和凡骨(掩面哭)
到底是誰說要認真修羅的啊!!?Q_Q(啊還不就你)








冷冽的空氣飄邈在接待室內,明明時節還是早秋的氣息,但室內卻彷彿處於極寒地帶一般。造成這股低氣壓的兩人,漆瞳孔的主人將銳利眼神如刀一般的劃過銀髮少年身上,而後者也不甘示弱的瞪視回去。

這一切的緣由都發生在三十分鐘前。

銀色髮絲的少年一如往常的在午休時間到接待室尋找那漆的身影,只是沒想到前腳才踏進門內,就感受到從室內傳出的壓迫性殺氣,接著便見到心情極差的雲雀。

「有什麼事嗎?」
「啊?也沒什麼…。」
「那你可以離開嗎?我很忙。」

雲雀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後就完全無視獄寺的存在。若真是很忙的狀態的話,獄寺也沒打算久留,畢竟自己也不是那麼不識相。可是在接待室中,資料、文件之類的完全沒有其蹤影,雲雀也只是坐在皮革沙發上望向窗外而已,根本看不出來到底哪裡很忙。

什麼嘛!!當初叫我午休時間一定要過來的到底是誰啊!!?
如果不想看到我的話,直接說就好啦!什麼叫做『我很忙』啊!?
那是什麼態度!?氣死我了!!!

一旦開始燃燒起來的怒火,在沒被安撫的情況下便不可能會熄滅。本來打算轉身離開,這種地方實在是連一秒也不想要多留,但就這麼走了好像顯得自己很沒用,於是便硬著頭皮坐在沙發的一角。而沙發另一端的色身影更是連動都沒動一下,完全的無視獄寺的存在,這使得銀髮少年變得更加火大。

連雲雀到底在生什麼氣都沒搞懂,就這麼莫名奇妙的被當成出氣筒然後不吭聲,開什麼玩笑啊,自己才不是那麼軟弱的人呢!獄寺內心已經暗自決定,若是沒聽到雲雀道歉的話,一步都別想要他動!

雙方都僵持不退讓的結果,冷戰就這麼開始了。


平時一轉眼就度過的午休時刻,此時卻變得如此漫長,一分鐘也彷彿一年般的難熬。真不懂自己以前到底怎麼有辦法耐著性子待在這裡?
難熬歸難熬,時間還是默默的在前進著。剛開始可能還有憤怒的原因,一旦時間拖長了之後,理由就變得不再重要,一切漸漸轉變成只是不想先讓步的無意義堅持。

預備鈴聲從廣播器中響起,冷戰不知不覺間也持續了一個小時。

「上課了。」
「…那又怎樣?」
「你想要在風紀委員長的面前翹課嗎?」

先開口的是雲雀,只不過語句的內容是『你還不快滾』。且不論是語氣或是表情都充滿了鄙視,這使得獄寺怒火抑制不住的爆發了出來。

「靠!你在不爽什麼就說出來啊!?這樣悶不吭聲的誰知道你想幹麻啊!!」
「跟你沒關係。」
「───!!!」

跟我沒關係!?這傢伙居然有辦法說出這樣的話!?再怎麼說我也莫名奇妙當了你的出氣筒啦!好歹有資格問一下吧?還是說我就活該受氣!?而且,而且再怎麼說,我們不是在交往嗎!!?

想著想著,獄寺從原本的氣憤不禁漸漸轉為有些難過。當初告白的明明就是眼前的那傢伙,但為何現在煩惱的是自己?還會為了雲雀的一句話或是一個動作打亂自己的心情,像個笨蛋一樣。仔細想想,當初搞不好雲雀也只是想玩玩罷了,自己卻這麼認真了起來。


「…夠了,我要回去了。」快速的起身離開,現在自己的臉一定很慘,實在是不想被那傢伙看到。而且,也不想再看到那傢伙。
「是嗎?快滾回你飼主那吧。」仍舊是連看也不看一眼,雲雀神清中寫滿了不耐的默默說著。
「飼主?你說十代首領?」本來已經走到門邊,但聽到不該出現的名詞,不由得又回過了頭。
「不然呢?還是說是那個保健醫?」
「夏馬爾?為什麼會扯到他?」
「難不成是棒球社的那個?哇喔,你還真受歡迎呢。」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這跟他們又沒有關係!」
「…」

望著雲雀這一連串的發言,獄寺只能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為什麼現在會出現這些人的名字?跟十代首領又有什麼關係了?

獄寺臉上滿是不解的看著雲雀,而後者什麼也沒說,但臉上卻出現了以往不曾有過的窘困神態。

「喂…雲雀,你到底怎麼了…?」
「…」
「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或許是因為想要弄清楚真相,又或許是因為看到了平時沒見過的雲雀的表情,獄寺現在的心情已經沒有憤怒或是哀傷,取代的是出奇的平靜。

現在,只想好好的跟雲雀說話。

「…不是說跟你沒關係了嗎?」
「為什麼啊!?你幹麻這樣說?」
「…」
「我們、我們不是在交往嗎!?」

獄寺在情急之下大喊了出來,但又馬上的被自己的音量嚇到而捂住了嘴,寂靜的接待室再加上是上課中,稍微比平時大一點的聲量就會顯得很吵鬧。

「你剛剛說什麼?」這回,換雲雀訝異的看著對方了。
「我、我…」被雲雀一臉正經的盯著看,使得獄寺下意識的別開了視線。
「什麼?」
「我…我什麼都沒說啦!!」

被不斷走進的雲雀逼得不知所措的獄寺,最後只得慌亂的大喊。為什麼每次都這樣?到最後自己都會處於劣勢。明明剛剛在問話的是我,怎麼突然變成我被問話了?還有,眼前這傢伙,到剛剛為止不是都還在不爽的嗎?怎麼突然之間心情就變好了?

「…可惡…,你笑屁啊!」
「沒什麼。」
「什麼叫『沒什麼』啊!?倒是你給我解釋清楚,你剛剛到底在不爽什麼!!」
「那個嗎?我想不用了。」
「哈啊!?誰跟你不用了啊?要聽解釋的是我又不是你───」

突然之間拉近的色瞳孔,以及靠上來的嘴唇的溫度,還未發洩完的罵人語句,就這麼被硬生生打斷。
四片相疊的薄唇緊緊相依,雲雀的舌更是不客氣的侵入唇內,索取著對方,在許久之後才捨不得般的分開。


「…呼、你…,不要以為每次都可以這樣,矇混過去…」
「是嗎?你不也每次都吃我這套?」
「───誰、我才沒有呢!!」
「哼嗯~。」
「可惡!總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好看!!」
「我會等著的。」


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看著雲雀那一臉從容不迫的笑容,獄寺知道這次又被這傢伙矇混過去了。自己可能永遠也贏不了眼前那個漆瞳孔的人,只能被吃得死死的吧?
不過,若是能一直看見這個笑容,或許自己,會一直這樣任憑對方擺佈吧?
驚覺自己有了這樣的想法,只得任命的瞪著並盛的君主大人,而後者也愉的享受著迎來的視線。







***

後記:


翹課萬歲~~~!!O∀O/~~(喂)

是說我差點把他們寫分手去了=v=|||
之前陷入瓶頸的時候問了姊姊的意見,他給的答案是「他氣死好了。」
真這麼寫的話就1859再見了呢HAHAHA(吐血死)
其實雲雀在說出「你還真受歡迎呢。」的那句話後自己就受傷了XD
獄寺沒什麼表示加上他太過有人氣所以其實雲雀內心很不安不爽ˇˇˇ
雲雀大人不管是生氣的理由哀傷的理由還是高興的理由全部都是因為獄寺這樣就好了ˇˇˇ>V<///

標題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想強調沒有理由...(那幹麻不叫No reason算了?)<=因為我覺得occasion看起來比較帥...(踢飛)
啊啊啊我真的不會取名字啦@@(惱)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No title

仙四!!!(喂)
對不起...一看到仙四就留言,而且明明我就還沒開始玩(掩面)

No title

哈哈哈我破了XD
快去玩ˇ<=現在中毒很深的一個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