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29

Domenica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長篇小說第六篇>w<








「嗨。」
「……」

雲雀面無表情的翻開棉被,讓還在睡夢中的獄寺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下意識的想拉住棉被,但卻無情的被扯走。
打了個哈欠翻開手機蓋,現在時刻08:00…
靠!秋高氣爽的星期日,最適合睡覺的好日子,但偏偏有個不識相的傢伙一早跑來打擾。
昏昏的坐起身,望了望雲雀及後方被打開的窗戶,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一般世間稱呼這種行為叫做犯罪啊?

「…幹嘛啊?」
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獄寺已經完全放棄去對雲雀做世間常識的課程了,現在的他只想趕快把雲雀打發走,然後再好好的睡他的回籠覺。
「走吧。」
「哈啊?去哪??」
「給你30分鐘準備。」
「什…喂我在問你話!!」

完全無視獄寺的發言,雲雀逕自的走出大門,還不忘回頭補一句,

「超過一分一秒就咬殺你。」

混蛋我還在說話耶!!!
誰跟你『咬殺』還是什麼的啊!今天是星期天!還有現在是早上八點!還是我的睡眠時間啊!!!

本來就有些低血壓的獄寺,剛起床心情就不怎麼好了,被這麼一稿心情變得更差了,沒丟兩三個炸藥出去根本就是奇蹟。
不過獄寺心情差歸差,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爬下他溫暖的床,乖乖的去梳洗準備,不然難保等等雲雀一個不高興就把他家給毀了。


不偏不倚剛好30分後走出自家大門,就看到靠著牆等在旁的雲雀。明明是星期天,但雲雀還是一如往常的穿著一身的制服(と学ラン)。
這麼說起來,我好像還沒看過這傢伙穿制服以外的衣服…,難不成他家其實有一整櫃的制服!?
呆呆的望著雲雀開始胡思亂想,想到一整櫃制服的畫面差點就笑了出來。雲雀也不怎麼理會,只是一句淡淡的「走吧」就直接轉身離去,而獄寺也默默的跟上。

話說回來還沒問這傢伙要去哪呢,難不成是要去學校嗎?

「喂!到底要去哪啊?」
「跟來就知道了。」

連頭也沒回,雲雀仍是自顧自的走在前頭,獄寺也放棄般什麼都不再問。反正,問了他也不會講。

早秋的空氣仍稍有涼意,像這般好睡的天氣本來該睡到自然醒的,而且又是星期天,這天原本預計等躺到不想再躺後起來打理一下屋子,然後把炸藥好好整頓一番,之後在快樂的去十代首領家的…,結果這傢伙的出現把原本的行程全部都打亂掉了。

兩人就這麼沉默的持續走了一陣子,雖然之間毫無對話,但卻也不會有尷尬的氣氛,兩人都自在悠的漫步而行。早晨柔和的陽光及涼爽的風,兩者形成一個完美的協調,讓這趟晨間散步無比舒適。

偶爾像這樣悠的散步,其實也不錯。


兩人就這樣又走了一段距離後,來到的是一個空曠的公園,不知是由於天候尚早又或是平日就是如此,這個公園幾乎沒有什麼人煙。

(咦?這裡是…)

獄寺看著周圍熟悉的景物還在納悶,只見雲雀毫不猶豫的走向某一處的長椅坐了
下來,見狀獄寺也跟上前。

「不錯的角度吧?」
「…!!」

順著雲雀的眼光望過去,本來還在疑惑的事情瞬間明朗。

這個公園,是獄寺的試爆地點。
開發新技要實驗時,或者是心有不快想要發洩時,獄寺都會來到這裡。甚至來無事時也有坐在這邊發呆過。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你說呢?」

看著雲雀嘴角帶著的笑意,獄寺突然覺得羞恥的想挖個洞躲起來。
從雲雀坐著的地方看過去的,正是自己平時爆破的地點。
選擇這個公園當試爆地點自然是由於它人煙稀少,在爆破時較不會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煩,十代首領也會比較放心。
不過,這地方卻被雲雀這傢伙發現了。而且從他的神情看來,可能發現有一定的時間了。如果光是爆破這點被看見就算了,但是自己好像在這裡也做過不少蠢事啊,居然被看到了!?實在是太丟臉了!!

「你不坐下嗎?」
「……」

望著雲雀,實在不懂他帶自己到這邊的意圖到底是什麼,不過因為是這個鬼畜風紀委員長,所以可能只是單純的想嘲弄自己一番。

皺了皺眉頭,自己就這麼一直呆站下去似乎也不是辦法,無奈的嘆了口氣,保持一定的距離在雲雀的身旁坐下。
但獄寺才剛貼上長椅,雲雀便二話不說的直接將頭倒在獄寺的身上,原本刻意保持的距離感頓時變得毫無立場。

「喂!你幹麻啊!?」
「我要睡了。」
「你說啥!??」

大清早的就來打攪別人的美夢,把人一早就叫醒拖出來,結果現在自己卻說要睡了!?開什麼玩笑啊!!?

「昨天一直在學校處理事情,所以沒有怎麼睡。」
「所以咧?」
「現在要睡了。」

那幹麻要特意抓我出來到這邊啊!要睡不會在自己家裡睡喔!?自己沒睡好所以特意來打擾到我的睡眠?

「喂雲雀你…」
「……」

什麼居然已經睡著了!!?
訝異於身旁之人入眠時間之快速,獄寺完全忘了自己本來是要抱怨的。
看看倒在自己身上的那個人,獄寺再次嘆了口氣,只能放任他繼續睡在自己的肩上。或許,自己是天生無法忤逆這個人也說不定。

感受著秋日陽光的溫暖,以及由身旁傳過來的溫度,獄寺靜靜的燃起一根煙。
這樣的假日,或許也不壞。





「…啊咧?那個身影…那不是獄寺同學嗎?」

被里包恩拖去修行,現在正身心俱疲的走往回家的路上,阿綱突然望見公園內熟悉的身影。

「嗯?旁邊的是…咦──!?是雲雀學長!!?」
「哼,看來進行的很順利嘛。」
「咦!?里包恩!那是什麼意思!?」
「身為老大要祝福自己的部下喔。」
「祝福…所以說是什麼意思啊!!?」

阿綱完全無法整理出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獄寺同學和雲雀學長靠在一起…在睡覺?重點是里包恩居然知道是怎麼回事,這讓阿綱更加的混亂。

「喂、等等!里包恩!!」
「快走吧。打攪別人的話是會受詛咒的喔。」
「到底是什麼啦~~!!?」

看向公園長椅上的兩人,阿綱只得乖乖的跟在里包恩後頭。從里包恩話中整理出來的意思太過於詭異,以至於阿綱完全無法去面對,也決定不去面對。
於是乎,今天看見的事情阿綱決定當作沒發生過,默默的回自己家去。







***

後記


話說Domenica是義大利文星期天的意思~!
因為不想寫Sunday也不想寫星期天所以想說乾脆用義大利文好了=D=(你何不就直說你是想不出其他名字)
話說仙劍四我破了呢呵呵呵ˇ(沒有人問)
明明說要努力修羅的居然把遊戲破了OTZ(去死吧)
接下來的篇數應該就是不公開的了吧~(老實說想寫的還有幾篇不過我到底要寫幾篇啊囧TZ)
總之先放預告頁好了><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