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9

某日,日和。


=注意=

※不殺女性向同人小說
※利凱,H有
※角色形象破壞應該有
※是一年前的東西重新整理過的~



* * * *








「唉~」

發出這聲嘆息聲的正是皇室的兩兄妹。兩人同時被對方過大的嘆息聲從煩惱中拉回。

「藍瑟!我可愛的妹妹!!妳是有什麼煩惱嗎?怎麼會嘆氣呢!?還是是誰欺負妳?哥哥我去修理他!!」卡布奇諾聽到自己的寶貝妹妹嘆氣,連忙的抓著藍瑟問。

「沒什麼啦。倒是三哥你怎麼嘆氣了呢?是搭訕又不成功嗎?」

「呃、我沒什麼事啦~哈哈哈。」被發現心中的煩惱臉微微的僵硬了一下。可惡,我的煩惱真的這麼好猜嗎?

「這樣啊,那就好。」藍瑟沒發現自己哥哥表情微妙的變化,再度回到自己的思緒中,卡布奇諾也回到了如何成功把妹這個思考主題上。

「……」

「……」

「…三哥!!」在沉默許久後,藍瑟突然拍桌站起,讓神遊的卡布奇諾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怎、怎麼啦?」

「三哥!其實有件事,想請你幫忙。這件事我只能找你了!」

第一次受到妹妹如此的信,讓卡布奇諾感動的連忙拍胸「沒問題!!不管是什麼事都交給我吧!!」

「其實是這樣的……」雖然稍微的露出了猶豫的神情,藍瑟還是決定把話說出口。「我想知道利奧拉喜歡的人是誰!」

「……哈啊?」由於對話的內容過於驚悚,卡布奇諾一時之間腦袋幾乎完全運作。

…怎麼…會問這個呢?…該不會…但這沒道理啊…可是…難不成…?!

「妹、妹妹啊!妳聽我說!」一把抓住自己妹妹的肩膀,卡布奇諾面色凝重的思考如何開口。

「妳聽我說,雖然我也知道利奧拉很帥,除了呆了點外可說是個完美的男人。但是、但是無論如何他還是妳的哥哥啊!兄妹是不能結婚的!!」 卡布奇諾越說越激動,但藍瑟只露出呆滯的神情,完全不解自己的哥哥在說些什麼。

「三哥你在說什麼啊!?雖然…我是真的…喜..喜歡過利奧拉…….」只見藍瑟越說越小聲,在說到喜歡這兩字的時候幾乎只剩氣音,不仔細聽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藍、藍瑟~!!」卡布奇諾又搖了搖妹妹的肩膀,試圖把她的思緒拉回現實世界。

「我、我知道啦~!三哥,不是這樣的啦。」重新整頓思緒,藍瑟緩緩將理由說出口。

「其實…我跟冰絲莉曾經是…一起競爭利奧拉的對手。但是冰絲莉因為我的緣故,也決定要放棄利奧拉。所以我希望知道利奧拉現在到底有沒有喜歡的人。如果有的話就算了,沒有的話,我想撮合利奧拉和冰絲莉他們兩個。就算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藍瑟…」 見到自己妹妹如此堅決的神情,身為哥哥的豈有不幫忙的道理呢。而且話再說回來,最近泡妞常吃閉門羹,有九成都可說是利奧拉的緣故。如果利奧拉有了情人的話,女孩子們的心思就不會在都放在利奧拉身上,這麼一來泡妞的成功率就會變大。

「好!妹妹說的話哥哥哪有不聽的道理呢?我卡布奇諾絕對會幫你幫到底的!!」一則為妹妹,一則為己。

「真的嗎?謝謝三哥!!」

「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問利奧拉吧!!」要探利奧拉的底,有比直接問他更快的方法嗎?再何況利奧拉會不聽哥哥和妹妹的要求嗎?當然不會。

「嗯!」雖然有點過於直球,不過對於這種事找三哥準沒錯。藍瑟很快的就跟上卡布奇諾的腳步,往利奧拉(也可說是凱司的)的辦公室去。





「利奧拉!」

「三哥、藍瑟,有什麼事嗎?」見到了來人,利奧拉平靜的答道。

「利奧拉,你在處理公務嗎?那我們會不會打擾到你了?」藍瑟見到利奧拉手持玉璽,擔心的問道。

「不會的,凱司說只要蓋完章就可以了,不會很忙。」難得卡菲和寶利龍都不在,本來想去稍微練個武的,但眼尖的凱司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硬是把利奧拉抓到辦公桌前坐著,然後凱司便又跑去處理別的事情。

「是這樣的啦,利奧拉,我們有點事想問你。」桌上的公文怎麼看也不少,不過這邊的問題也很重要,所以卡布奇諾決定速戰速決,早點問完讓利奧拉有時間處理公文。

「利奧拉,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卡布奇諾馬上就來了一發直球。而對於這問題,利奧拉也很輕快的答道:「我喜歡父親、寶利龍、卡布奇諾三哥、藍瑟,還有摩卡大哥。大家我都喜歡啊。」 聽到利奧拉這麼回答,兩人差點沒昏倒。

「不是啦!利奧拉,家人不算的。」

「這樣啊。那麼就是凱司、白天、清清、梅南……」

「利奧拉,我想你誤會我們的意思了。不是這樣的啦。」看利奧拉完全沒有了解問題的樣子,藍瑟不禁頭痛了起來。

「可能是我們問的方法不太對吧,不然換一種問法試試看。」悄悄的對藍瑟說,卡布奇諾再度發問「那利奧拉,你有懷抱著戀愛感情的對象嗎?」

「…我不懂戀愛是什麼。」稍微疑惑了一下,利奧拉淡淡的說著。

--原來,問題就出在這裡!利奧拉還不懂戀愛是什麼!

「藍瑟,看來利奧拉還不懂戀愛,那應該就還沒有喜歡的人吧?」

「不行啦,三哥,搞不好利奧拉其實已經有喜歡的人,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不然我們再換種說法好了。」兩人悄聲討論完後,決定再度對利奧拉提問。

藍瑟稍微想了想後,決定用比較簡單的問法。「利奧拉,對你而言,除了家人外,當然寶利龍也算家人,最重要的人是誰?只能回答一個喔。」這樣問,總不會出錯了吧?

「……」

這回利奧拉思考了很久,除了家族外最重要的人……安瑟…曾經是我最重要的人,也是改變我的人。但安瑟就是白蕊,也就是寶利龍的母親,既然寶利龍是家人的話,白蕊也算是家人。…自己的夥伴們,可是只能回答一人…凱司是財務大臣,白天是騎士長,清清和梅南是好夥伴也是邦交國,這樣的話,比較重要的就是凱司和白天了吧?騎士們都很忠誠且守規則,沒有騎士長也還不致於大亂,但沒有了凱司,財務和公務可不會自己處理好。那這樣看來,應該是凱司最重要了。

過了許久之後,只見利奧拉簡潔的說出了兩個字:「凱司。」

「唉,不是……」藍瑟話還沒說完,突然被卡布奇諾拉到角落去。

「三哥你幹什麼啦?」

「等等,藍瑟。…你想…有沒有可能,利奧拉是現在流行的那個…同●戀?」

「你在說什麼啊?」藍瑟想也不想的就反駁回去,但見到卡布奇諾認真的神情,想想凱司跟利奧拉認識的比自己早,而且他們也一直在一起,如果說利奧拉真的是喜歡凱司的話那也不無道理……。

「這…不會吧?」

「不然藍瑟,我們再換一種方法問問看好了,看看利奧拉是不是真的喜歡凱司。」小聲討論完畢後,卡布奇諾和藍瑟思考著該怎麼問利奧拉才好。

戀愛這種感情說起來,除了對方對自己非常重要外,再來的應該就是會想跟對方一直在一起,不願分開。那麼這麼問就一定不會錯了。「利奧拉!你會希望對方一直在你身邊的人是誰?一樣家人除外喔!」

「…?」這個問題跟剛剛的不是一樣嗎?沒有凱司的話龍皇帝國可能會因為破產而滅國,所以凱司很重要,而且也不能沒有凱司。利奧拉雖然不解為何要問相同的問題,但還是靜靜的答道:「凱司。」

轟隆!!

利奧拉這個答案給卡布奇諾和藍瑟的驚嚇實在太大了,彷彿有雷打在他們身上一般,而轟隆兩字也是最能描寫他們目前心境的兩字。

卡布奇諾和藍瑟還未從驚嚇中回神,門便被打了開來。「嗯?卡布奇諾和藍瑟,你們在這裡幹麻?對了利奧拉,你公文蓋完章了沒?」

進到辦公室內的就是剛剛話題的主角-凱司。雖然凱司完全不知道剛剛自己被拿來討論,但看到卡布奇諾和藍瑟原本就在晃神的臉看到自己又更加呆滯,也不免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們剛剛到底在幹什麼啊?…啊───!!!利奧拉你這傢伙!!公文居然完全沒動!!你給我馬上蓋完!!!還有你們兩個也是!沒事就趕快離開!不要再讓利奧拉分心了!!」


幾乎是被丟出來的卡布奇諾和藍瑟,在遊走了數十公尺之後才能慢慢恢復平靜。

「…沒想到利奧拉喜歡的人是凱司……」

「…是啊…雖然我可以認同同性間的愛情,但聽到自己的弟弟就是,果然還是有點受打擊……」

「嗯…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呢…?」

「不知道……」

雖然說有事找凱司,但現在凱司就是問題中心人物,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唉~~」

在從利奧拉的辦公室回來後,兄妹倆的嘆息聲沒有間斷的一直持續著。

「唉…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話又說回來,一開始我們是為什麼要去問利奧拉的啊…?」對了,自己好像是想在確認利奧拉有無喜歡的人後,讓自己的搭訕成功率變高的…。那麼現在的結果應該是對自己不錯才是,但怎麼一點也提不起勁來呢?

「嗯…因為我想幫冰絲莉……」但是現在利奧拉有了喜歡的人了,一切就沒什麼意義了…。

「嗯?妳說我怎麼了?」

「!!…冰絲莉!妳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不知何時,冰絲莉已站在他們身後,手中還拿著從城外買回的蛋糕。

「我也是剛剛才到而已,結果就看到你們一直唉聲歎氣的。喏,這就是最近城外很有名的蛋糕,藍瑟妳不是一直很想吃吃看嗎?」

「啊,謝謝。」太好了,看來冰絲莉沒有聽到我們剛才的對話…。

「對了,你們剛剛說利奧拉怎麼啦?」吃著蛋糕,冰絲莉不經意的問著。

「!!呃…沒什麼啦。…這蛋糕真的很好吃呢。」真糟糕,還是被聽到了嗎?藍瑟說的心虛,只得繼續吃蛋糕。卡布奇諾則是佯裝正在欣賞庭園風景般的一直看著外面。

「真的嗎?」狐疑的眼神不斷的射向藍瑟。我們認識都多久了,妳每次心虛就會想轉話題,怎麼會認為瞞的過我呢?

「藍瑟,有什麼煩惱就說出來吧,只要是我幫的上忙的我一定會幫妳的。我不想看到妳自己一個人苦惱啊。」

「冰絲莉……」見到冰絲莉滿是擔憂的神情,藍瑟內心感到無比的感動。是啊…我怎麼那麼傻呢,與其一個人煩惱,不如找人商量。而我最能商量的人,當然就是冰絲莉囉。

「冰絲莉!我不該瞞著妳的!其實是這樣的…」話還未說完,馬上就被卡布奇諾打斷。

「等等,藍瑟,你真的要說?」

「三哥,我想過了。與其我們兩個人煩惱,不如找人來商量,搞不好會有好方法呢!」

「呃…妳這麼說也是啦…」敵不過妹妹的堅定,卡布奇諾只好退讓。

「冰絲莉,其實是這樣的………」


就這樣,藍瑟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從頭敘訴了一次,雖然中間有幾次被卡布奇諾打岔,但還算完整的說完。

聽完事情經過後,冰絲莉一臉呆滯。沒辦法,聽到這種事情哪可能不被嚇到呢?不過冰絲莉並沒有呆滯很久,過沒一會兒就回神了。

「這樣子不行!」 回過神來的冰絲莉第一句話便是這個。也是啦,一般人都不能接受的……

「這樣子不行!!那凱司的心情呢?難道利奧拉是單戀!?」

「…哈啊??」被冰絲莉的發言驚到,卡布奇諾和藍瑟不自覺又滿臉呆滯。真是的,今天到底呆滯幾次啦?

「因為我也單戀過利奧拉,所以我很能體會單戀的心情。而利奧拉又是我曾經喜歡過的人,也是藍瑟的哥哥,我不希望他也遭受到這樣的痛苦……。」

聽到冰絲莉這麼說,藍瑟也一臉感同身受。是啊,想想自己以前也是在單戀利奧拉,那心情明明自己也是最清楚的。單戀怎麼會好過呢…

「我決定了!我要幫助利奧啦!讓利奧拉的戀情能開花結果!」

「沒錯!我也是!單戀這種痛苦,我們兩個知道就好,別讓利奧拉也有這種經驗。」

…看著眼前這兩個小女孩說的一臉憤慨,卡布奇諾倒是完全楞在那裡了。 不過說實在的,不管是同●戀還是雙●戀還是自戀,他都是利奧拉,是我重要的弟弟啊。被這點小事就打擊到,我實在是太不成熟了。

「三哥,那你呢?」

迎向藍瑟的視線,卡布奇諾爽朗的開口。「當然是幫啊!做哥哥的怎麼可能不支持弟弟的戀情呢?我幫到底啦!」

在這一瞬間,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成立,團員三名。


「不過,說要幫他,該怎麼幫才好呢?」

後援會成立不到一分鐘,馬上的就面臨了第一個問題。

「那我們直接去找凱司問如何?」和之前一樣,直接問絕對是最簡單也是最快的方法。

「可是現在凱司應該在和利奧拉處理公務,過去的話會被趕出來的。」

「呃,說的也是。」那這樣就不能直接問了,還是想想別的方法好了。

「…不過凱司長的還算可愛,而且利奧拉又高,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看起來的畫面應該蠻合的。」突然之間想到這個問題,藍瑟和冰絲莉稍微想了一下利奧拉和凱司假設是情侶的畫面………

天哪!!太合了!!!

為了看的到那種畫面,我們一定要撮合他們兩個!!

這時藍瑟和冰絲莉內心起了共識,兩人已經從一開始的目標越偏越遠卻不自知。雖然在場的三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往正確的方向走過。

而此時,卡布奇諾正神遊著,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妹妹和其好友偏離了正道。

唉唉,這兩個人怎麼那麼麻煩呢?明明現在都在同一間辦公室裡了,卻還在單戀,我這個弟弟怎麼那麼笨啊?不過如剛剛藍瑟所說的,至少凱司還是娃娃臉,長的也不高,站在一起還不會太奇怪。如果利奧拉是跟血狼在一起的話,我一定誓死都會去阻止的!

………

………嗯?血狼?

…啊!!對了!!把馬子這種事!問我不成的話當然就只能找血狼啦!他跟我可是泡妞的好夥伴不是嗎?我怎麼會忘記這點呢!?

「三哥,怎麼啦?」看到自己哥哥突然滿臉震驚,不免擔心的問一下。

「藍瑟!冰絲莉!走!我們去找血狼!!」

「找血狼?」雖然有些疑惑,但看到卡布奇諾自信滿滿的臉,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嗯!走吧!」

就這樣,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的團員們往拉血狼變成團員的路上邁進。





地點是城外的酒館,剛出完任務的血狼獨自一人喝著酒。一想到自己家的小成天追在烈焰後頭跑的樣子,就不禁擔憂起他家以後到底有沒有媳婦。

「唉~,那頭笨狼到底是像誰啊?」想到這不自覺得又吞了一口酒。要不是情敵太強…不,就算沒有情敵好像也不太可能追到手。不過話說回來,我幹麻要為那頭笨狼傷腦筋啊。

搖了搖頭,打算開始快快樂樂的喝酒時,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血狼!我有事找你!」

「…你們還真是會挑時間啊。我才正想重振精神來喝酒的呢。要跟我一起來一杯嗎?」連頭都不用抬就知道是誰了。不過身邊跟著藍瑟公主和冰絲莉這點倒是讓人有些意外。

啥啊?不過是喝個酒幹麻要重振精神?不過那不是重點,現在解決問題比較重要。

「那等會兒再說吧,有事想請你幫忙。」

有事?卡布奇諾的有事向來都不會是什麼好事。不過他也認了,反正現在也很,就幫個忙賣個人情好了。

「說吧,有什麼事?」


卡布奇諾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和他們討論出來的結果一一跟血狼說了一遍。雖然血狼有發現到中間有很多是他們自己的誤解,不過因為事情還頗有趣的,讓血狼也不想吐嘈他們,毅然決定成為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的團員四號。

「嘿,這你們可就找對人了。我出任務剛好帶回了個有趣的東西,現在正好可以拿它來試試看。」

「你帶了什麼回來?」

「哼哼哼,看到可別嚇到,就是這玩意兒。」血狼亮出了一個七彩的玻璃瓶,裡面似乎還裝了某種液體,看起來應該是藥物的一種。

「這啥?」

「媚藥。」

「原來是媚……你、你你你怎麼有這東西!?不對,是你拿這東西出來是要幹麻?!」卡布奇諾慌忙的擋在藍瑟的身前,深怕眼前的小瓶子會傷了藍瑟美麗的眼眸。

「拜託,又不是什麼不堪入目的東西,不過是媚藥啊。」

「閉嘴!我們家藍瑟很纖細的。倒是你,拿媚藥出來到底要幹麻?」

「拿給利奧拉吃啊~。」

「拿給利奧拉吃!!?」在場除了血狼外的三人同時喊了出來。給利奧拉吃?血狼到底有何居心?

「哎呀~,別那麼緊張嘛。你們想想看,利奧拉那麼遲鈍,要他發現他自己的感情搞不好比登天還難。那這樣我們不如讓他們生米煮成熟飯,這樣就算遲鈍如利奧拉,也總會發現了吧?」

「血狼,你…」

「哈哈!要感謝我就說吧。」

「…你到底用這方法泡妞成功過幾次啊?」卡布奇諾老實的說出自己內心的疑問。我就覺得奇怪,不管是論相貌論財力論武功,我都不會比血狼差,甚制比他還好,但把馬子的成功率卻一直是他比我高。原來他是用了這方法?不過,這是犯罪了吧?

「唉呦,我的事情不重要啦。話說回來,我們還是趕快拿去給利奧拉吃吧。」揮了揮手,一直保留的大絕招被發現,血狼也只得心虛的草草了結。似乎是發現了來自卡布奇諾的你這犯罪者眼神,血狼只好擠眉弄眼的傳達我用的量只是用來進情趣,不到犯罪的程度啦。的訊息。

無視於在旁明顯的使用暗號的兩人,藍瑟和冰絲莉稍稍的思考了一番。

「媚藥嗎…」藍瑟憂鬱的神情寫在臉上。無論如何,使用這種非正當的手段實在不是她的風格。

「不過…我覺得血狼說的也有道理。雖然非本意,不過要讓利奧拉察覺自己的心情的話,這也是個方法。」冰絲莉看穿了藍瑟的心思,半安慰半勸的敘訴著自己的想法。

「這樣嗎…」看了看冰絲莉,也是,自己就是因為沒有方法才會來找血狼。而如今血狼提出了如此的建議,那就姑且試試看吧。

「不過…媚藥…就是……會做…那種事吧?」支支吾吾的說完了這段話,藍瑟和冰絲莉再度陷入思考。

利奧拉和凱司如果………

……….

…兩個大男人……一絲不掛的抱在一起………

……….

……….

怎麼……好像…………還不錯!?

就在這一瞬間,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團員兩名,確定成為傳說中的腐女。


「好了啦!你們到底要不要實行這個計畫啊?」被卡布奇諾質疑到惱羞成怒,血狼氣憤的大聲詢問。

「當然要啦!」呃,好像玩太兇了。如果被血狼跑掉,沒了媚藥還得在另想方法。還是別再玩他好了。

「那就趕快討論要怎麼讓利奧拉吃下去吧。你們該不會以為讓銀月皇吃下媚藥是很簡單的事吧?」

說的也是,姑且不論媚藥對那個殺手出身(何況是被調教的非常好的殺手)到底有沒有效,沒讓他吃下去一切都別提了。不好好立個計畫看來不行。

於是乎,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的團員們開始擬定計畫。雖然都是為了利奧拉的戀情,但利奧拉到底喜不喜歡凱司這點完全沒有人深思過。而凱司的心情則根本從一開始就被眾人默視掉。





一如往昔的晚餐過後,比較特別的是,今天沒有任何一個人來纏著利奧拉。

卡布奇諾想搜集龍之間的對戰等資料,於是將寶利龍及烈焰拖去和小火球比試,也千叮嚀萬交代叫利奧拉不要過來,要是他一出現,勝負就根本不用說了。而卡菲則是去和藍瑟談天。凱司當然絕對不會在晚餐時間去打擾利奧拉──他自己都忙著跟廚師廝殺一番了,利奧拉別去煩自己就不錯了,哪有空去管利奧拉呢?所以,今晚利奧拉身旁是出奇的寧靜。

──沒錯,這就是利奧拉戀情推進委員會的戰略!

首先是寶利龍。對寶利龍而言雖然爸爸最大,不過在青春期的他戀愛也很重要。所以基本上只要能拉到烈焰的話,寶利龍就不成問題了。而拉到烈焰的方法,只要對白天說二字真言:「比試」。基本上百發百中,屢試不爽。而至於為何是卡布奇諾,血狼的說法是「要是幫情敵寶利龍製造機會,我一定會被我家那頭笨狼咬死的。」

再者卡菲。卡菲雖然黏利奧拉,但是對於女兒藍瑟也絕對不會忽視。只要藍瑟一句「父親,之前的旅遊心得想跟您分享,也想問問您一些問題。」卡菲哪會不聽呢?就這樣,最麻煩的兩個人就這樣解決了。

但是單單的讓利奧拉吃下媚藥也沒有什麼用處。放他自己一個人吃下媚藥,自己DIY嗎?當然不行。所以一定得讓凱司在適當的時間點殺進去。而放給凱司的誘餌,只要關於錢或食物的理由隨便說一個,就不相信他不會過去。

現在,一切局都已佈好,就等著利奧拉自己走進去了。



「銀月皇,可以進去嗎?」伴隨著敲門聲響起的,是暗騎士血狼的聲音。

「進來吧。」

「謝啦。」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還有,我還是不習慣你叫我銀月皇,直接叫利奧拉就可以了。」聽著一向隨性風格的血狼規規矩矩的稱呼銀月皇,利奧拉還是有些不能習慣。

「哈哈,雖然很感謝你的心意,不過要是被白天發現了,我以後可吃不完兜著走啦。」對於利奧拉的好意,血狼只是笑笑的回答。

「說的也是。」利奧拉回予微笑。就連可說是最親近的凱司都被白天唸個五六個小時,要是血狼也跟著這麼叫,白天搞不好會唸個三天三夜。

「對了,這個時間過來,是之前出任務時從異地發現了這種特殊的飲料,卡布奇諾和藍瑟公主都讚不絕口,叫我一定要馬上拿來給你試試。」拿出了一杯看似蘇打水,色彩繽紛的飲料,血狼大方的將其放置在桌上。

「我知道了。我等會兒會嚐嚐看的。」利奧拉對於血狼的好意完全不起疑心。畢竟血狼真的常從各地帶回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所以利奧拉看到血狼拿出的東西,自然也不會想太多。

「那我就先告退啦。我家小好像很想參加寶利龍他們之間的比試,不趕快帶他去不行。」嘻皮笑臉的做了個簡短的退辭,血狼隨即離開房間,留下利奧拉及那杯飲料。

「比試啊…」雖然卡布奇諾有特別吩咐自己不要過去,但還是蠻擔心寶利龍,而且對這場比試也頗有興趣的。

「到底該不該去呢…?」

掙扎於皇兄的囑咐和對比試的興趣,利奧拉猶豫了很久卻遲遲做不出決定,而桌上的那瓶飲料早就被當成不重要的事情被遺忘掉了。

「…去問問看凱司好了。」猶豫半天的結果,利奧拉決定遵循有事找凱司定律,去詢問凱司的意見。

才剛那麼想,門就被打開了。映入眼裡的是那頭熟悉的草色亂髮。

「利奧拉!剛剛聽說血狼帶了稀奇的飲料回來,是真的嗎?」

飲料……好像是有這回事……

還沒等利奧拉回答,凱司便發現了桌上那五顏六色的飲料,高興的拿起。

「喔喔~!看起來真的很奇特呢~。嘿嘿,那我就不客氣啦~。」

也沒取得利奧拉同意,凱司大口的喝下了杯中的飲料,沒一會兒功夫杯子就見底了。

「哈~!雖然顏色很奇怪,不過味道倒只像普通的汽水。嗯嗯,勉強打個六十分。」

默默看完凱司的牛飲,利奧拉想起自己有事要問他,對於那杯飲料完全不在意。

「凱司。」

「幹麻?」意猶未盡的凱司,才在思考要不要殺去廚房搜甜食,聽到利奧拉的呼喚,只是微微的抬個頭。

「你覺得我要不要去訓練場呢?」

「啊?你愛去就去啊!幹麻問我?」對於這單純的問題,凱司只覺得莫名奇妙。這城可是他的耶!要去哪幹麻還要先問我啊?

「喔,這樣啊。」凱司總是有辦法給我最好的解答。果然,還是應該去的。

「?你發什麼神經啊?」雖然利奧拉常問一些怪問題,不過連自己的城要不要去都要問我,看來這傢伙不再惡補一下常識不行了。凱司手扶著額頭,一想到要跟利奧拉解釋一些有的沒的就覺得頭痛。

「喂,利…」突然間,身體的力量像是消失了一般,凱司整個重心不穩的往前倒了下去。

「凱司!」發現了這一瞬間的利奧拉,在凱司倒在地上之前連忙扶住他的身軀,免得他摔倒在地上。

「凱司,你怎麼了?」

「……?…我不知道……」感受到自己身上使不出力,凱司只能模模糊糊的說出這句話。

稍微幫凱司測一下額溫,卻意外發現凱司的體溫高的不像話,利奧拉不知該怎麼做才好,只得先將凱司安置於床上。

「唔…好熱……」

「凱司,你等等,我去找御醫來。」

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呢?凱司剛剛做了什麼......對了!那杯飲料!

察覺到應該是飲料的問題,利奧拉從往醫療室的路上改變方向,並使用以往殺手的速度,往血狼的所在地──訓練場前進。



「血狼,你怎麼過來了?」聲音的主人是三皇子殿下,而他所在的地方自然是訓練場。

原本只是計畫中一環的比試,打到最後竟也認真了起來。卡布奇諾開始認真的指揮小火球的行動,而白天也不甘示弱的迎擊回去,演變到最後竟成了小火球和烈焰的對決。只是寶利龍再怎麼說也是神聖白龍,不可能會讓他們兩個無視自己的存在,總是會冷不防的給予另外兩個對手打擊。所以這場打鬥越變越精采,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你怎麼搞成這樣啊?」看著旁邊成群的圍觀者,血狼嘆了口氣。不過是計畫的一小段,有必要弄得這麼盛大嗎?

「沒什麼啦…不知不覺就認真起來了。嘿嘿。」面對血狼的指責,卡布奇諾也只是笑笑的說著。「對了,計畫進行的如何?」

「藥已經給利奧拉了,而凱司應該也已經到他房間,接下來…就是他們的事囉?」血狼曖昧的笑了笑,平時爽朗的笑容,此時看起來卻無比欠打。

冷不防的,一道聲音響起。「你說藥是怎麼回事?」

「利…利奧拉!?」搞啥?為啥利奧拉會在這裡?他不是早該在房間內進入大人的世界了嗎?

「喂!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沒問題的嗎?」

「對啊,應該不會有差錯才對,怎麼會這樣?」 怪了,難道媚藥真的對利奧拉無效嗎?

「你問我喔?」回了一個白眼,事情果然不能交給血狼。自己的直屬騎士怎麼這麼沒用啊?

無視於卡布奇諾和血狼小聲的爭論,利奧拉只是一昧的問著「血狼,那杯飲料到底是什麼?」

眼見現場群眾逐漸的發現到銀月皇的存在,再這樣下去,如果利奧拉被寶利龍或是白天發現到的話,卡布奇諾和血狼可能不是慘一個字可以形容的。

發現到這個狀況的兩人,拉著利奧拉往訓練場的陰暗角落跑。卡布奇諾也不忘給小火球指示:總而言之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及拖延時間。


「血狼,那杯飲料到底是什麼?」被拉到暗處的利奧拉,只是默默的重複同樣的話。

「呃…,沒啦。那飲料內似乎有加一些類似興奮劑的成分,像提神飲料那樣,對身體並不會有害的啦~。你看,你現在不是也還好好的嗎?」臨時隨便硬掰些理由,血狼打哈哈的想矇混過去。

「那不是我喝的。凱司現在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真的不會有事嗎?」利奧拉只是單純的擔心凱司的狀況,並沒有發現血狼是隨便掰出來的。

原來是那該死的小鬼……!內心一陣圈叉,卡布奇諾和血狼總算發現事情的真相。

「為什麼是凱司喝下去啊?」

「我哪知利奧拉過那麼久都還沒喝啊?而且凱司那小子也太嘴饞了吧!」

廢話,凱司不嘴饞還叫凱司嗎?也不想想自己是用吃的理由引凱司到利奧拉房間的。卡布奇諾想雖然是這麼想,但也懶的說,只是憤憤的回了句,「你應該看著利奧拉喝下去的啦!」

「血狼,凱司的狀況要不要找御醫過去看呢?」依舊無視卡布奇諾和血狼已經不怎麼小聲的爭吵,利奧拉想起凱司難受的樣子,想著如果血狼沒辦法的話等等就用最快的速度到御醫那邊去。

…嗯?等等,說不定也可以下這一步…? 突然想到了什麼,血狼喚住了利奧拉。

「利…銀月皇,等等。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凱司不會那麼難受。」

「該怎麼做?」聽到有方法可行,利奧拉迅速的詢問作法。

「只是這並不是什麼正當的方法,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裝出了有些為難的樣子,血狼滿臉憂鬱的敘訴著。

「你就先說吧!能減輕凱司的痛苦就好了。」情況已經有些危急,利奧拉希望血狼不要現在在意那些規矩。

露出一抹不明顯的奸笑,血狼緩緩的道。「是的,銀月皇,我了解了。現在就告訴你該怎麼做。方法是這樣的…………」



看著利奧拉漸漸遠去的身影,現在卡布奇諾內心只有一個想法。

「血狼,你真是個壞人…。」

「別那麼說嘛~。現在計畫不是回到了原本應行的路上了?你應該要覺得我很聰明才對。」血狼嘻皮笑臉的回覆著卡布奇諾的感嘆。

不過也是,反正本來就是這麼決定的,能回到計畫上應該要高興才是。

「弟弟,加油啊!做哥哥的也只能幫你這麼多了… !」望著那已消失身影的方向,卡布奇諾憤慨的說著。

「…那麼,我們也該準備準備了?」血狼邪邪的笑著。對於那笑容,卡布奇諾也回應個不遜色的輕挑微笑。

「哼哼,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麼我們就行動吧?」

行動只有一個,偷窺去!!

……才剛這麼想的時候,背後突然出現了慘叫聲。

「哇──!!怎麼回事?那不是暗騎士的坐騎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啥!!?」聽到這句話,血狼想沒反應都不行。

靠!小怎麼跑過來了?不是告訴牠過別來訓練場的嗎?

「嗚嗚嗚嗚嗚嗚~~~!!!(翻譯:烈焰小姐~~~!!!)」

「吼吼吼吼吼吼!!!(翻譯:你要對烈焰做什麼!!!)」

不知何時,寶利龍和小已經開始對決起來。這是一場男人(?)間的勝負,沒有人可以阻止,但真的沒人阻止就糟了。

「該死!那隻發情的大笨狼!!」看到這一幕,看來沒辦法去偷窺了。

此時卡布奇諾也聽見了小火球用心電感應說情況已經沒辦法控制。雖然白天從小出現的那一刻起就開始在幫忙勸架,但他騎在烈焰身上,讓烈焰在他們之間穿來飛去,根本是在這場戰爭上加油。

卡布奇諾看看眼前那彷彿煉獄般的景象,偷窺和明天,明天顯然比較重要。欲哭無淚的卡布奇諾,也只得跟著幫忙收拾那一團亂像。





「唔…好熱……」

隨著逐漸燥熱的身體,凱司無意識的卸去了術士袍和外套,身上單薄的上衣及七分褲未脫下,是他僅存的理性。

…我…該不會是得了什麼怪病了吧……難不成會死在這裡……?

無法抑止的燥熱及下腹異樣的搔癢感,還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也難怪凱司會胡思亂想。

可惡…利奧拉那傢伙…去找御醫怎麼找那麼久……他回來我一定要他好看……

才在內心抱怨著利奧拉,他本人便出現了。只是,身邊沒有御醫。

「…御醫呢…?」看著沉默不語的利奧拉,凱司發出了單純的疑問。

「……」

望著凱司,微紅的臉頰,迷濛濕潤的雙眼,都跟血狼說的一樣。

看來…只能用那個方法了。

利奧拉移身坐在床緣,滿是擔心的看著凱司。最後,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手輕輕的觸摸著凱司的臉頰,緩緩的說。

「對不起,可能會有點難受,但是只有這個方法,忍耐一下吧。」

「…?」不解利奧拉的意思,凱司才正想問些什麼時,突然一把被利奧拉抱起。

「哇!你幹什麼?…嗚哇!」還未回過神,只見利奧拉將手滑進凱司的褲子內側,讓凱司驚的大喊出聲。

「對不起,要讓你輕鬆的話只能這麼做了。我會小心點,盡量不弄痛你的。」畢竟血狼都說這不是什麼正當方法了,現在利奧拉只能一昧的道歉。

「…什麼?哪有這種事?……啊!!」那早已挺立的分身突然被一手握住,再加上利奧拉在他耳邊低語,讓凱司滾燙的身體變的更加炙熱難耐。

「嗯…等等、別這樣……」分身被利奧拉巧妙的力道搓揉著,凱司只能以最後的一絲理智說著抗拒的話語。

「哈、嗯…不…不行……利奧拉…快…停…」

因為藥而變的敏感的身體完全無法抵抗利奧拉的挑逗。呼吸變得急促厚重,隨著利奧拉的手漸漸加快速度,凱司已經完全無法思考任何事,只能感受利奧拉給予自己的快感。

「嗚,真的、不行了,哈啊,快停下來,利奧…拉…!」

「────────!!!」

白濁的液體從利奧拉手指上流下,凱司喪失了力氣,靜靜的倒在利奧拉懷中。

「哈啊、哈啊……」

沉浸在解放後的疲憊感與放鬆感中,連羞恥感都還未想起,突然間感受到剛剛的靈巧手指正移向自己身後。

「等、等等,你要幹麻?」利奧拉的舉動讓凱司瞬間的回過神,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一股莫名的恐懼襲來,凱司在利奧拉懷中不安分的掙扎了起來。

「接下來可能會比較難受…。凱司,盡量放鬆點。」將凱司抱緊,話語中充滿著無限溫柔。

「什…?!」

冷不防的,利奧拉修長的手指進到凱司那狹小的後穴。可能是體液殘留在手指上的關係,所以經過潤滑後的手指很順利變進道凱司的體內。但就算有潤滑的作用和藥的效果在,強烈的異物侵入感卻是怎樣都無法消除的。

「好痛!!唔…好奇怪...快拔出來……」

「不這麼做的話,你等一下會很難受的。再忍耐一下就好…」雖說這麼做是要幫凱司,但看著身下的人兒因痛苦而扭曲的臉,這種作法真的沒問題嗎?抱持的一絲的不安,除此之外也不知道其他的方法,利奧拉只能心疼的安慰的說著。

隨著不時的抽動翻弄,手指的數量也慢慢加。而凱司的表情也漸漸由痛苦轉為安穩,臉上的紅潮也不知何時再度泛起,呼吸聲也越來越厚重。

「嗯,哈啊…」

察覺到凱司的身軀不如剛剛緊繃,利奧拉稍微安心了點,將自己的手指由濕潤的後穴中抽出。

「啊!嗯…?」突然之間被抽離,一陣空虛感襲向凱司,迷濛的藍眸下意識的對身後人做出無言的抗議。

看到這樣的凱司,一種利奧拉從未有過的心情充滿整顆心,一種莫名的衝動趨使利奧拉進行下一個動作。

「放輕鬆…」在凱司耳邊低喃,利奧拉將自己的硬挺移向凱司柔嫩的臀。然後,一個挺身,利奧拉漸漸沒入凱司的體內。

「──啊啊!好…痛!哈啊、哈啊,不行…太大了…,快拔出去…」比剛剛還要粗大的異物進到體內,凱司無法控制的滴下斗大的淚珠。

「再忍一忍…」利奧拉的內心滿是不忍,但卻又無法讓自己停止行動,只能低頭吻去凱司的淚水,彷彿這樣他就會好過一些。

是什麼呢?溫暖但卻又苦悶,這種像是溢滿出來,無法言喻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呢?

這是利奧拉所不了解的情感,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就算是安瑟也沒有讓他有這樣的感覺過。自己內心的陌生感情讓利奧拉產生了些許的不安,而凱司的體溫像是溶解了這一切一般,使利奧拉忘情的沉醉在凱司的身軀之中。

溫柔的吻持續灑在凱司的臉上。漸漸的,凱司適應了利奧拉的硬挺,表情也慢慢的放鬆下來。

發現到這點之後,利奧拉再次的感受到一種無法控制的衝動,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的,簡短一句「對不起」後,順著本能開始擺動自己及對方的身軀。而這個行為是否能幫助凱司似乎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哈啊!啊、啊,嗯!」

一開始還會因羞恥心努力讓自己不出聲,隨著兩人身驅的碰撞所帶來的衝擊和快感,現在卻早已連聲音也無法控制,只能任憑自己不成句子的喊叫聲在房間內響起。

「啊啊,慢…一點…嗯嗯!」

可能是藥的效果,不知何時開始,凱司的動作已經完全變成在迎合利奧拉,貪婪的扭動著腰。 感受到這一點的利奧拉,心中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交合處的抽差漸漸的越來越快,越來越深。

「利、利奧拉,我,我不行了,哈啊、啊啊!」

凱司的嬌聲逐漸越來越高,語句中透露著極限。利奧拉雖然什麼都沒說,短促的呼吸也顯示出即將到來的臨界。

「啊、啊嗯,嗚!」

「凱司…」

「哈啊,啊啊啊───!!!」

白稠的體液飛濺四周,兩人幾乎是同時達到高潮。

激情之後,一股強烈的疲倦感在射出後湧向全身,凱司便這麼昏睡過去。





昏昏沉沉中,聽見了四周響起的鳥鳴聲。應該是早上了吧……?

翻了個身,無視於會變的更雜亂的頭髮,將頭埋入枕頭中,打算繼續睡下去。

沒關係,反正到了得起床的時候,利奧拉會來叫我……

…………

…利奧拉……?

───啊!!!

凱司像是想起什麼的突然跳起身,隨即便發現坐在床邊的色人影。而那個色人影正一臉歉意的注視著自己,看起來似乎整晚未眠。

「凱司…」

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凱司的臉是一陣青一陣紅。雖然想說些什麼,但腦中卻是一片空白,完全擠不出一句話來,只得一直盯著棉被看。

「……」

見到不發一語的凱司,利奧拉內心擅自響起一道聲音,『被討厭了…』。知道自己全身都在抗拒著那個聲音,但卻找不到方法可以反駁那句話。不安像毒素般的在全身蔓延開來,只能默默的等著凱司開口,說那句話不是真的。

似乎是發現了利奧拉臉上的陰霾,凱司本來不知該說些什麼,但漸漸的,一股怒氣從心中湧起,最後終於受不了的破口大罵。

「靠!!你在憂鬱個什麼勁啊!!?媽的咧被上的到底是你還是我啊?你都這臉大便臉了,那我難不成該去自殺嗎!!?」啊-啊~。果然還是罵髒話最能舒展心情。

罵完後,凱司的心情稍微好些,但利奧拉聽完那些話後,只是像無辜小狗般的低著頭,不斷的唸著「對不起…」

本來是還想罵些什麼的,但看著利奧拉這死人臉,凱司感到好像有根針在刺自己一樣,最終還是心軟的開始安慰利奧拉。

「啊──!夠了!!不要再擺這種臉了!好啦!一切都是我錯!行了嗎?」

「…雖然說是唯一能幫你的方法,但血狼也說過這方法不太正當。所以會被你討厭也是理所當然的…」

「你是哪隻耳朵聽到我說我討厭你啊!?而且你不是說是唯一的方法嗎?你這麼做也是想幫我,我不會怪你的好嗎?」…大概啦。

…嗯?等等。血狼?

「這麼說,你不會討厭我囉?」依舊誠摯的眼神,不過現在凱司在意的重點可不在這裡。

「等等,利奧拉,你說…血狼你的方法?」沒記錯的話,昨天跟我說有稀奇的飲料的好像也是他嘛?這麼說起來我也是喝完那杯飲料才出問題的…

「嗯,因為你是在喝完血狼拿來的飲料後才開始不舒服的。所以我想可能跟飲料有關,就去找血狼,他便告訴我這個方法可以幫你。」

血~~~狼~~~~~!!!!!你他媽的我不宰了你我就不叫凱格勒司!!!!

「利奧拉!!我不會討厭你!!但是你得幫我去宰了血狼那個王八蛋!!!!」 基本上,這一切都是血狼那渾蛋搞出來的不是嗎?所以要道歉也該是那死狼道歉!!

聽到凱司說不會討厭自己,臉上不自覺的泛出了喜的表情,就連雙眸中也彷彿有晶光在閃。由於太過明顯,看的凱司也不太好意思了。

「那麼高興幹什麼?我跟你說喔,你一定要幫我整死那個笨狼!!不然,你把他的薪水都轉成我的也可以。」稍微想了想,整死他又沒任何好處,還少了一個人力,好像太不值得了點。還不如拿他的薪水來的好多了,畢竟暗騎士的薪水也不是小數目,夠賠償我的心靈損失的一小部份了。

「嗯。」此時的利奧拉只想著能得到凱司的原諒就好,完全沒發現自己正將血狼的人權放在腳下踩。

「好極了!!」咕嚕嚕~。心情一旦放鬆下來肚子就餓了。「利奧拉,我要吃早餐。」

「嗯。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利奧拉由於喜的關係所以沒注意到自己說了一句很糟糕的話。以往總是因為凱司睡過頭的關係,所以早餐少了凱司的份廚房才能省下一大筆開銷。而今天凱司不但一早就醒來了,而且還有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這個金牌,廚房今天進的食材可能會不夠用。

對了,昨天的那種感受,到底是什麼呢?以後再來問凱司好了。好不容易凱司說他不會討厭我,現在問的話,他可能會生氣吧?

凱司思考著如何最完善的使用血狼這個人力,利奧拉想著那自己不懂的心情,兩人漫步走向餐廳……





「可惡!卡布奇諾你們明明也是共犯!為什麼只有我的薪水被扣啊!」

「唉呀你有聽過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句話嗎?忍耐點啦!而且這個計畫也是因為你沒看著利奧拉喝下藥才會變這樣,你就放棄吧~。」幸災樂禍的口氣完全沒有安慰的效果,一方面也是說的人沒打算安慰身旁的人的關係。

「犧牲你的大頭啦!清理完昨天的殘骸今天又是這樣的下場。以後別想要我在幫你們!」想起昨天那幾隻怪獸惹出來的亂子,再加上今天一早傳來未來都沒有薪水的消息,血狼不由得開始唉聲歎氣自己是不是待錯地方了。

「該怎麼說呢,畢竟你藥不讓誰喝下去偏偏讓那個凱司喝到了,惹到他下場當然不可能會好到哪去。對了我跟你說啊,你敢跟凱司或是利奧拉說共犯有我或是我妹她們的話,你就吃不完兜著走了!我一定會讓你比現在更難看!」卡布奇諾一邊冷靜的幫血狼分析他的錯誤,一邊絡下狠話,避免這個慘劇自己也被扯進去。

「~~~~!!」

在那之後,不用說也知道,血狼的苦日子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 * * *

後記:

嗚嗚…現在回來重新整理後,果然一開始在出國前熬夜打的部份相當的糟糕啊…@w@|||後半段根本亂七八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麻(死)
總之先在更改了一部份…算是總整理這篇。b
不過重新看過後,不殺還算是我寫的比較好的小說…(在全體都很爛的水平下算好的了OTZ)雖然只限搞笑部份(默)
然後我必須說,我不認識利奧啦。(去死啦)
話說這篇初次打好是去年的事…結果一年都過去了,我的續篇完全都沒動。(從想好的狀態到現在都忘了當初我要寫啥鬼囧)
嗯我看看我能不能生他出來好了b基本上我是想寫個後篇的bb


初:某P。2007,03,23,05:41。
NOW:某P。2008。01。28。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