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29

某個悲慘的一日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ヒバ獄です










「…好……」


不知不覺鐘聲已經響了,本來只是想在飯後抽一根的,沒想到時間過的那麼快。


「…呼~」


…午後第一節是體育…,今天好像說要打籃球。切、真麻煩,與其去從事那汗流浹背的無意義運動,還不如待在這裡還好些。


…籃球啊…,山本那個只會運動的沒大腦傢伙應該會很高興吧?而籃球這點小事當然是難不倒運動萬能的十代目啦。
啊!不好!身為十代目左右手的我怎麼可以還混在這裡不去看十代目打籃球的勇姿呢!?這真是一大失誤!可惡!從屋頂看不到體育館的狀況!…十代目的座號在蠻後面的,把手上這根菸吸完再過去應該還不遲。


連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在來到日本後漸漸的變得有些懶散。…不管是身體上或是心境上。日本是個和平的國家,尤其是在十代目的身邊,──太過和平了──,會讓人忘卻在義大利那驚心膽跳的每一天。


會這麼想就表示我自己還不夠成熟吧…,這樣怎麼有辦法做十代目的左右手呢?


嘆了口氣,手上的菸也差不多快抽完了,現在趕去體育館應該還來得及…




「你在做什麼?」


──什麼時候!?真是一時的不覺!我居然沒發現身後有人,傳出去可是會讓彭哥列蒙羞的。


急忙的轉身過去,站在那裡的是被稱為並盛頂點的男人──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


可惡遇到一個麻煩的了…。


好死不死偏偏誰不遇到遇到這傢伙,這下不知道來不來得及看到十代目打籃球的英姿了。


「你也真是說不聽呢,不是說過了不要在我面前吸菸的嗎?」


咻!


「什…!?」


等到發現的時候菸已經被雲雀的拐子打掉在地上。馬上想點起另一根菸來引爆炸藥,卻只能感受到左臉頰的疼痛和身體的懸空感。碰咚!!…要是屋頂沒用網子圍住的話,我現在大概已經掛了吧?


「好了,接下來該如何咬殺你呢?」如此說著的雲雀,臉上露出往常那不可一世的笑容。


可惡你不是已經在打了嗎!?雖然想要如此反駁不過卻說不出口,只能怒視著聳立在前方的男人。


面對雲雀的視線,生理上本能的起了寒顫,畢竟現在自己的處境說是被盯上的獵物也不為過。就算眼前的獵食者露出的是像小孩子發現新玩具一般的笑容。而自己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直直的回瞪著迎面而來的視線,就算這只是毫無意義的掙扎。


注意到雲雀逐漸走向自己的腳步,支撐著圍網勉強的站起來。看來剛剛那一擊受到的傷比我想的還要嚴重的樣子,圍網都陷下去了,等等去保健室跟夏馬爾那庸醫借床躺一下好了。


一邊佩服自己還有心情想那些有的沒的,一邊持續的瞪著雲雀的雙眼,好像遺漏視線的話自己就輸了一般。


「…你總是那麼直來直往呢。」


「本來想要馬上咬殺你的,不過我改變心意了。」


感受到自己的下巴被用力抬起,雲雀那傢伙討厭的笑容瞬間放大。


「你那筆直的視線,我不討厭喔。」


話語響起的同時,只覺得眼前一片,還有嘴唇溫熱的觸感,腦袋無法釐清現在究竟發生什麼事。


又是一陣懸空感和落地感,看來自己被丟了出去。而剛剛站立在眼前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經到了門邊。


「你那筆直的清眼神,該怎麼樣才會讓它蒙上陰影呢?」


腦袋到現在還沒辦法正常運轉,我只能呆坐在地上默默的看著雲雀說話,就算想回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現在就先放你一條生路吧。而放你生路的代價我也確實收到了。」


「什…什!!」


「在我咬殺你之前你就盡管苟延殘喘吧。獄寺隼人。」


又是那不可一世的微笑,可…


「可惡去死吧!!!!」








──結果丟出炸藥的時候雲雀那傢伙已經跑掉了,也沒看到十代目華麗的籃球技法,還莫名奇妙的被揍了一下…。我還是去神社裡求個開運的護身符好了。










******


後記:


沒有任何藉口,是的這是雲雀獄寺小說!(拜)
8059去哪裡了!!?不要問我啊啊啊!!!>口<(不問你問誰啊?)
自從看了ニコニコ的ヒバ獄組曲後就…!!萌是沒有任何理由的啊啊啊!!!
反正我本來就是獄寺總受派的ㄟ嘿(嘿你的頭啦)
1859在很久以前就認可了~(最近連6959都…!!)
只是山獄的本命寶座危險啦~會不會被雲獄取代還不知道=ˇ=(遠目)
以後會不會繼續寫下去還不知道~(因為只是突然很想寫...<被巴>)
不過原則上會希望有結果啦~XD///

感謝各位看到這邊>ˇ</



P。2007。12。27。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