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29

在這空虛的世界和你一起。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です
*十年後捏造
*死ネタある










虚しいこの世に君と一緒。







從聽筒對面傳來的,是那個草食動物的聲音。

「雲雀學長…」

不同以往的,聲音有些微弱。

「有什麼事嗎?不快說的話我要掛了。」

一想到聲音的主人──澤田綱吉,是他全心全力所追隨的那個人,心中不自覺的升起了一股煩燥感。

「等等!雲雀學長!」

「…其實是……」


「獄寺同學…獄寺隼人…他死了。」



「…………。」

「………是嗎。」




「…我們決定盡快的舉行喪禮……」
「……另外關於喪禮的日期及地點………」



默默的放下了聽筒,那個草食動物…澤田綱吉剛剛說了什麼?

他說獄寺隼人死了。

…………。
…………。

對了,還有,

『獄寺同學,是在敵方的暗殺攻擊之中,為了保護我而身亡的。』

其它似乎還有急救時的情況,暗殺攻擊之後的處理。不過那些都不重要。


『他是為了保護我而身亡的。』


那個咽嗚的聲音不斷在腦內響起,真是讓人不愉快。




夜空中懸掛著逐漸西沉的下弦月,些許的微弱月光也被微風捲來的薄雲遮蔽。華美的哥式教堂,此時也只不過是死寂的無人喪禮會場。

即使是在如此昏暗的午夜,放置在教堂前方的白色大理石卻一樣顯眼。

躺在大理石容器中的,是被純白玫瑰花包圍的他。安詳的側臉彷彿睡著一般,只是細緻肌膚比平日更顯蒼白。

望著前方動也不動的沉睡殘骸,想起了他平日的口頭禪,

『我可是十代目的左右手!』

是啊,一直都是這樣的。
你總是毫不猶豫的,往那個人身邊奔去。

用手指輕輕的滑過他的嘴唇,彷彿他會跟平時一樣,揮開手用紅透的臉輕聲罵笨蛋。
但是除了冰冷的觸感外,什麼都沒有發生。

『獄寺同學是為了保護我而身亡的。』

剩下的,只有這句話不斷的響起在腦中,像嘲笑一般。

…你真的將所有都奉獻給那個草食動物了呢。

『獄寺同學是為了保護我而身亡的。』

就連最後的瞬間,也。

『獄寺同學是為了保護我而身亡的。』

「吵死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持續呆望著面前的沉睡臉龐,感受到似乎某種溫熱的液體滑落,

「這次…會不一樣的。」




注意到門邊的人影,是跟身旁人兒有著相似的面容。


「…………。」

「…阻撓的話就咬殺你。」

「我不會阻礙你的。」

「……。」

「只是,隼人那孩子…,應該不會希望你這麼做。」

「他的意識與我無關。」

「我想也是。相同的情形發生在我身上的話,我大概會跟你做出同樣的選擇。」

「我只是來看那孩子最後一面的。剩下的就隨你高興了。」

「晚安了。」

「……。」



再次望向鮮花之中的人型,橙橘的光影使得黯淡的臉頰多了些生氣。

總是奔向他人身邊的你。

總是對他人展開笑容的你。

這次,不會再放開你了。

不會讓你逃離。




碰──────────!!




哥式的彩繪玻璃,滲透著黎明的黃光,火焰的橙光。
純白與鮮紅的玫瑰中,稀疏可見緊握住雙手的兩人的睡容。


再也不會離開了。












後記:


幹他媽的OOXX!!

…呃對不起每次打完小說都想罵髒話=D=(揍)

是的這次是壞掉的雲雀大人~☆
不知為啥雲獄特別讓我想寫死亡點…
本來想寫悲傷的雲雀的但怎麼寫他就怎麼崩壞完全沒辦法控制OTZ
甚至每次寫寫都想開始搞笑像什麼”ドッキリ☆”或是”うそぴょん♡”還是戳他鼻孔之類的鬼(喂喂喂)
老實說每寫一次小說就會一次的感受到自己的中文程度有多麼爛…=口=可是用日文又寫不出來囧TZ(哭)

(啊靠離題了)うちのヒバリさん是會想占有ごっくん的超強佔有慾小孩~但偏偏獄寺是個白目(喂)所以總是沒辦法達成心願(默哀)
如果雲雀喜歡獄寺到無法控制的狀況,腦內只能想著隼人然後一旦失去他變走向崩壞とかとか的話就いいな~ˇ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然後會想寫雲獄死亡點的話是我確定我家的雲雀在獄寺死後一定是會跟著一起死的那種=ˇ=b山本的話他會哭的很難過但會不會跟隨還很難說這樣(茶)


總之感謝連同這崩壞的後記也一起看完的你>w<//


P。2008。01。05。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