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1-30

無須理由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また雲獄ですv
*角色崩壞...かも|||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目光不斷的追逐著。
最初只是單單的看他不爽罷了,
等到注意時,視線已經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了。



理由などいらない



「那麼我先告辭了!十代目!」

「嗯。回去時要小心點喔。晚安。」

「是!那麼晚安了!」


像往常一般,從十代目家離開時,早已夕陽西下。
由於隔日是假日的關係,再加上一個人的晚餐實在是沒什麼意思,所以今晚選擇在十代目家用了晚餐,使得回去的時候天色比平時更昏暗一些。
雖然有很吵的笨牛在,不過母親大人高超的料理手藝,以及能夠跟十代目多些時間討論家族的事情,哪怕是笨牛有三隻也很值得。

(不不不...三隻好像太...)

邊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走在路燈已亮起的昏暗住宅區。
突然間,感覺到前方轉角有人的存在。

難不成是刺客!?

雖然住宅區有人是理所當然之事,不過在這晚餐過後的時間,又不是商店的附近,再加上曜中事件才剛結束不久,不得不小心一些。


「是誰!?」像是威嚇般的,往前方大喊著。

「...怎麼,是你啊?」

由轉角走出的,是預想外的人物。

「雲...雲雀!?」

「剛好,陪我一下吧。」

「哈啊?」

對於突然而來的邀請,除了訝異外還是只能訝異,更別說是那個討厭群聚的雲雀來的邀約。

啊,對了,

「要打架嗎?我可是隨時都會奉陪的!」

「雖然那聽起來也不錯,不過現在不是那種心情。」


「走吧。」說完,雲雀便逕自跨步離去。

連猶豫的時間也沒有,只能呆望著前方漸漸遠去的身影,小小聲的一句「可惡」便乖乖的跟在後頭。





來到的場所,是距離並盛中學有些距離的後山。在走過茂密的樹林後,是個可以全覽並盛町的空曠地方。

(居然有這種地方...)

還在驚異於眼前的美景時,雲雀不知何時已坐在一棵看來有年歲的大樹下,像是理所當然的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地,示意要自己坐下。
稍稍的猶豫了會兒,最終只能微微的嘆口氣,然後默默的席坐在雲雀的隔壁。

雲雀那傢伙不知為何心情似乎很好,露出淡淡的一抹微笑,然後拿起不知從哪變出來的日本酒,自顧自的開始喝起來。


「…你還是中學生吧。」

「沒有人可以用常識束縛我。」

「什麼東西啊!」不由得皺了眉頭,搞什麼東西啊,真是莫名奇妙。


「………。」


就這樣沉默了好一陣子,雲雀手中的日本酒也不知不覺間快見底了。


「……。」


「……。」


「…是說啊…」

「嗯?」

「你把我叫過來到底要幹什麼啦?」明明是被叫過來,由自己發問似乎有點遜,不過耐不住這沉悶的空氣,於是起身質問眼前悠喝酒之人。

「誰知道呢?」

「…哈啊?!什麼叫做誰知道呢?啊!?把我叫過來的不就是你嗎!?你是在耍我嗎?而且你不是討厭群聚的嗎?喝酒你自己一個人喝就好幹麻要找我啊!?」像是把所有不滿的情緒宣洩出來一般的,一口氣的把剛剛忍耐到現在的事情全部罵出來。

「因為是你所以沒差。」

「什麼?」對於這沒頭沒腦天外飛來的一句話,腦袋完全無法理解。

「…我說,雖然我討厭群聚,只要看到有人群聚在一起就會想要去咬殺他們。不過,因為是跟你在一起所以沒關係。」

愣了愣,完全搞不懂雲雀語句所表達的意思是什麼。雖然他重覆了一遍。

(這是什麼意思?他是說……)

「……!!!」

突然間似乎理解了他語句中的涵義。光是想到話語間可能含有的意思,就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一瞬間都集中到臉部一般,熱的令人無法忍受。而寧靜的夜晚森林,更顯得自己心臟聲音的吵雜。

(可惡…)

身體好熱,心臟的聲音好吵,讓人無法思考。這全都是雲雀那傢伙的錯!


「你不坐下嗎?」

「誰…誰要坐啊!我要回去了!!」

「哦?」注意到眼前漆瞳孔的笑意,原本就已煩躁的心情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可惡!又來了!

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只要跟那傢伙扯上關係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完全的弱勢。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最初明明只是單純的看他不順眼,為了尋找他的弱點而注意他而已。

(沒錯…只是要找他的弱點,為了打倒他…)

為了讓十代目成為並盛的中心,也為了彭哥列光輝的未來,雲雀恭彌這個男人的存在可說是相當礙眼。

(嗯,沒錯。因為覺得他很礙眼所以才會這麼煩躁…)

小聲的呢喃像是要說服自己一樣,不過內心深處卻早已有一個答案在那。尤其在曜中的事件結束之後,那個答案更是像吸水的海綿一般不斷的膨脹變大,侵蝕著自己。

(才不可能是這樣…一切都只是錯覺而已)

唸出聲是加強肯定的表現,但才剛說出口卻又能感受到內心的否定,對於這樣軟弱的自己實在是又氣又懊惱。


「…你表情還真豐富呢。一直變換都不會停。」

(什…)

啊對了我不是要回去了嗎?怎麼就站在這裡發起呆來了咧?可惡像白癡一樣!

「囉…囉唆!我在思考事情跟你沒關係啦!!」不管怎麼樣先說先贏。反正一切都是他的錯!

「這樣。」

啊,又是那個不可一世的笑容。

為什麼自己現在會受這傢伙的一舉一動影響呢,甚至只是這樣一個小小的笑容。
變的如此輕易就受到動搖的自己,要怎麼勝任十代目左右手的工作。明明自己現在應該要全心全意專注在家族上面才對。

啊啊不行了,思考太多頭好痛…。現在真想來幾個爆破讓煩惱煙消雲散…嗯就這麼做好了,我的菸哪去了?

「你真的很有趣呢。」

「吵死了你不要跟我說話啦!」我會這麼煩惱還不都你害的!等一下就把炸藥朝他丟好了。

突然發現起身逐漸往自己走來的雲雀,終於想打架了嗎?剛剛好,我現在正想好好幹一架呢!

「我很中意。」

「什麼!?」這傢伙怎麼說話都沒頭沒腦的!?他該不會是喝太多醉了吧?

「你真的很笨呢。我說,我很中意你。」

「只要看著你就不會覺得無聊。用來打發時間剛剛好。」

「從今以後你就是屬於我的東西了。」

「你到底在說…!」


在嘴唇上的,輕輕的一個吻。想要說出口的話語一瞬間消失無蹤。


「你…你…!」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腦內無法將單字整理成完整的句子,只能瞪大眼睛看著對方。

「先說清楚,你的個人意願與我無關。」

「如果你還想抵抗的話,我會去找那個草食動物。」

「別太常跟別人群聚在一起喔。」

「再見了,隼人。」





不知道自己到底呆在原地多久,搞什麼,那傢伙就這樣批哩啪拉的把自己想講的講完就走了。
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體內的溫度又再度升高。
複雜的心情───訝異、憤怒、羞恥、高興,全都混雜在一起,讓腦內無法思考。

(什麼高興!才沒有高興這種心情呢!可惡那種傢伙…!!)

「去死吧!!!」



林內各處響著爆破聲,前幾刻無法投出的炸藥總算如願的爆發了。
色雲煙四處飄渺,之後便隨著風漸漸消逝。
不過,煩惱卻沒有跟著一起消除。


獄寺隼人成為風紀委員室的常客,在校內引起一陣喧然大波,這又是之後的事情了。






*****


後記:

給我結束啊啊啊!!!(翻桌)
靠這篇寫超久的啦><
因為一開始只想了開頭要幹麻就給他寫下去了,結果寫完前半段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囧(死)
而且角色跑的跑飛的飛(飛你的大頭啦)個性全部都跑掉了QQ
我覺得我家獄寺被我寫的越來越像凱司…因為同樣是苦命角色嗎?(還不都你腦殘搞出來的)
是說雲雀大人有說一句「我很中意。」那句話我是想寫「気に入った。」
結果在思考要怎麼翻的時候腦中都只有「挖揪呷意☆」這句話跑出來OTZ(去死吧)
是說想寫的點還一大堆可是全部都沒想好到底要怎麼寫|||
我還是想辦法先讓我腦袋重整好了ˊ口ˋ(哭)


P。2008。01。24。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