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06

對不起謝謝你不客氣(1)

=注意=
★沉月之鑰同人小說
★BL要素有
★暉侍X范統
★內容只包括第一部的部分
★時間點是在第一部結束之後過一陣子
★爛尾(自己覺得有點不過有續篇所以)(靠)


可以接受的人再往下看下去喔謝謝~Ow<




* * * * *

  「……嗯……」
  身體好痛。
  今天被噗哈哈哈拖去練了一整天的符咒,全身都還在酸痛,腦袋也昏昏沉沉的,想好好睡個覺但是耳邊一直有稀稀疏疏的聲音,到底是在吵什麼鬼?
  睜開沉重的眼皮想看看到底是哪個沒大腦的在我房間吵,卻發現映入視線內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和擺飾。
  「……啊咧?」奇怪,這是哪?我不是在房間裡睡覺嗎?
  反射地想坐起身,卻赫然發現完全無法動彈,「什麼?」低頭仔細一看,我整個身體被五花大綁,只剩下頭稍微可以動。
  「咦咦咦——?」怎麼回事?什麼狀況?
  「范統,你好吵,不要亂叫。」
  「噗哈哈哈?」往聲音方向轉過去,立馬看見我家拂塵悠哉地坐在床上,手上還拿了一本不知道是什麼的大書。「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你連自己在睡覺都忘了嗎?」噗哈哈哈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我,表情上寫著「你已經很笨了,再笨下去該怎麼辦」。
  「對啊我原本是在睡覺……可是怎麼一醒來就跑到奇怪的地方來了?而且怎麼會被綁住?重點是噗哈哈哈你看到幹麻不幫我解開!」
  「范統你又沒有醒來,這裡是你的夢裡,你連自己在作夢都不知道嗎?」
  夢!是夢嗎!所以這全部都是我在作夢囉?啊啊原來如此,難怪我剛剛一大段話都很順沒有冒出反話。可是不是我要說,我沒事夢到噗哈哈哈幹什麼?這就算了,我還莫名奇妙被綁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我大腦潛意識的問題嗎?我又沒有這種奇怪的興趣!其實根本是暉侍的記憶影響到我的腦波了吧!
  二話不說立刻開始嘗試改變自己的腦波,看能不能夢點別的東西,運氣好搞不好可以出現個可愛女孩,就算只是在夢裡我也想要女朋友啊啊啊——!
  「范統你不要搞錯,本拂塵可不是你的夢。」
  「……什麼意思?」愣住看向噗哈哈哈,意思是他跑到我的夢裡面來了?
  「不過是進到你的夢中對本拂塵有什麼難的。」噗哈哈哈頂著「天下沒有本拂塵做不到的事」的表情,理直氣壯地說道。
  「你到我夢裡是要幹什麼!?」不要隨便進到我的夢中啦!是怎樣!暉侍一個不夠你也來湊一腳就對了?
  「當然是要練器化啊。」
  「什麼!?」器化是在夢裡練的嗎?而且這麼重大的事情不用先通知我一聲嗎?
  「因為范統你那麼弱,又不肯好好練器化,所以本拂塵只好自己想辦法了。范統你不要浪費本拂塵睡覺的時間趕快來辦正事。」
  你也知道在浪費時間!而且還是在浪費我的睡眠時間!
  「……等等,在那之前應該要先幫我鬆綁吧?」怎麼想怎麼怪,為什麼我會被綁著,難不成要綁著練器化?
  「不行,要綁著,書上是這麼寫的。」
  書?仔細一看,除了噗哈哈哈剛剛在看的書外,旁邊還疊了幾本不同厚度的書。我看看……《輕輕鬆鬆做調教》、《S與M的極致》、《馴服一百招》……這什麼鬼啊!!那書名是怎樣!不要寫得像什麼輕輕鬆鬆燒得一手好菜之類的一樣好不好!重點是這些書到底哪裡來的?
  「這什麼鬼書啊!器化是這樣學的嗎!」
  「本拂塵又沒有和別人器化過哪知道,本拂塵太強了所以一般平凡的小輩都不夠格。」
  雖然噗哈哈哈一臉神氣地在講,但……所以我現在應該要倍感光榮嗎?另外在那之前我想應該也沒有人想和一支拖把練器化吧……
  「就和你說本拂塵不是拖把!范統你到底要不要練器化!」
  「我……我想啊……欸,等等!我明明沒有碰到你,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范統你真的很笨,本拂塵現在在你夢中,意思就是進到你腦袋裡了,所以你在想什麼我當然都知道。想因為本拂塵聽不到就在內心罵本拂塵是拖把,范統你這個小人!」
  連小人都罵出來了,噗哈哈哈你這樣罵主人真的對嗎?
  「不說這個了,噗哈哈哈你這些書到底是哪來的?你怎麼會知道練器化要看這些書?」
  「這些是和你腦袋裡那個假毛借來的。」
  「什麼!?」暉侍——!!又是你!我早該想到的,每次這種莫名奇妙的東西八成都是他那邊來的。……啊,音侍大人那邊也有可能……。
  「因為范統你都不好好認真,假毛就說只要管好主人就可以順利練好器化,聽一聽本拂塵也覺得他講得滿有道理的。」
  啊啊啊靠我都忘了暉侍最害的就是嘴砲了!想當初東方城的人幾乎整城都被他騙就知道他嘴砲的實力有多強了!只是沒想到居然連噗哈哈哈都會被說服……欸等等所以噗哈哈哈是你綁住我的嗎!?
  「是本拂塵綁的又怎樣?范統你不要再掙扎了。」噗哈哈哈繼續用一種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告訴我這個事實。
  ……冷靜……我要冷靜…………可惡噗哈哈哈你和暉侍根本就相處超融洽的啊!連綁主人都聽了那以後還有什麼不會聽他的啊你!
  「……噗哈哈哈,你仔細想想,你也看過暉侍的記憶,那你覺得暉侍說的話能信嗎?不能吧。而且他有你討厭的金毛基因,他講的話肯定都是在騙人!」雖然這樣連月退都罵進去了,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了,月退肯定會原諒我的。
  噗哈哈哈猶豫了一下,開口:「嗯……范統你這樣說好像也有道理……」
  「對吧?所以快點把繩子解開吧。」好,就差一點就可以說服他了。
  「………………好麻煩,本拂塵不管了,要睡覺。」才剛說完,噗哈哈哈一秒不到就消失在我眼前了。
  搞什麼東西啊——!你這沒良心的拂塵!要走至少把我鬆綁啊!把自己的主人丟下這樣對嗎!
  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總之先想辦法鬆綁吧。現在也只好靠著稍微能動的頭到處看看有沒有什麼道具能幫我鬆綁。可惡全身被綁住實在超累人的,今天修行了一整天為什麼晚上不能讓我好好休息啊!而且血液不能循環會造成血氣不順連帶影響運勢啊!
  在房間只剩下我一個人後,稍微有點心思仔細看看現在所處的地方。是說,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房間越看越眼熟……等等,這裡不是暉侍的房間嗎?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夢到的嗎?可是放眼一望整個房間細節超清楚的,我又沒去過幾次怎麼可能會夢到,難道是暉侍的記憶作祟?呃呃實在很不想待在這裡,總覺得只要有和暉侍扯上關係的東西就都沒好的……
  對了,我只要想辦法醒過來就好了,這樣不管是被綁住還是在暉侍房間的問題都會消失!
  好!既然決定了就快點來實行吧!
  醒來~醒來~快醒來~~
  …………
  ……………………
  ……………………………………
  為什麼沒辦法醒來啊!可惡這種狀態到底還要多久?還有拜託千萬不要現在遇到暉侍啊,如果被他看到我不就要直接被拖過河了嗎!這樣我還要活嗎!拜託快點醒過來!
  「喲,范統你叫我?」
  靠————!!才剛想完絕對不要遇到結果馬上就出現了是怎樣!快點走開!
  「……嗯?親愛的范統,才短短一天不到的時間沒見到,你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興趣了?」暉侍一臉很有興趣地看著我,那個笑容實在超欠扁的啊!還有興趣你的大頭!那種莫名的打量眼神是怎樣!這些繩子根本就是你亂灌輸噗哈哈哈奇怪的知識才會這樣好不好!
  「這還不是你害的!拿那什麼莫名奇妙的怪書給噗哈哈哈,害我現在被綁在這裡還醒不過來!」
  「書?……喔,那個啊。范統,你這麼質疑我實在太傷我的心了,你要知道我會提供噗哈哈哈意見是希望你趕快修成器化,這些都是爲了你和你的武器著想啊。」
  「聽你在放屁!你剛剛明明就忘記這件事了吧!」
  「說話不可以這麼粗魯喔。你在外面講話明明也很含蓄的啊,怎麼可以爆粗口呢。」
  「我靠!那是因為在外面會講成反話啊,你以為我想啊!而且跟你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總之先幫我鬆綁啦!」
  「范統,拜託人不應該用這樣的態度,會讓人不想幫你喔。」裝出認真說教表情的暉侍,環起手一派悠地坐到床緣邊。為什麼會說是裝出來的?因為他是暉侍啊!還需要其他理由嗎?
  嗚喔這傢伙為什麼會這麼煩啊?我覺得再繼續和他講下去我的腦袋一定會爆掉。奇怪明明就是兄弟那爾西的個性就和他差那麼多,人家認真多啦,暉侍你學學他好不好啊!
  「范統,基本上我和你也差不多算是心靈相通的狀態喔,所以還是不要在內心裡偷罵我吧,我們都相處這麼久了,這麼一點抱怨你可以直接和我說,我還是會聽的。」
  「既然這樣你就趕快幫我鬆綁啊!」還有你根本就只打算「聽」不打算改吧?整個被暉侍給怒到,而且為什麼他聽得到我的內心可是我卻聽不到他的啊!這一點也不公平!
  「就說范統你這樣的態度是不行的,還有你想聽我的內心的話其實隨時都聽得到喔,只是你嫌麻煩下意識自己擋掉了。」暉侍毫不客氣地用手指戳我的臉頰,像在玩弄什麼玩具一樣,「或是你其實希望我趁現在拖你過河?哎呀這種事情就早講啊何必害羞呢~。」
  「那個過河遊戲你還玩不膩嗎!你不膩我都膩了!」
  「那,還是趁現在來借用你的身體好了?」暉侍還故意做出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你不要亂用我身體啦。」
  「嗯?我可是有先告知你的喔。」
  「問題不在那裡吧!」
  「好啦好啦,范統你真難伺候呢。」攤攤手,暉侍擺出無奈的表情說著。
  明明我才比較無奈吧!內心被人聽身體被人綁還要被一個腦袋有洞的人玩弄,我都要哭了!
  不過說歸說暉侍還是有幫我解開繩子,這傢伙雖然很盧不過當他玩膩的時候還是會好好聽人說話的。……只是有時候也會事後來跟我要代價就是。
  「…………」
  「嗯?」暉侍解開了下半身的繩子後突然停了下來,啊啊雙腳終於可以動了,都麻掉了,接下來就剩上半身的了,所以他到底為什麼停下來了。「怎麼了嗎?」
  「范統你知道嗎?」暉侍突然露出了極度燦爛的笑容。
  「…………什麼?」總覺得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暉侍有這種表情的時候通常沒什麼好事。
  「不用露出那麼警戒的表情啦,也沒什麼,只是想說你最近很操勞應該沒什麼解放,那就讓我來幫你好了,如何?」
  「……啥?什麼解放……?」
  「哈哈哈就是那個啊~」暉侍笑笑地把微握拳的手上下擺動了兩下。這……
  ………………
  ……靠————!!結、結果是說那檔子事!?暉侍你有病啊!「你、你要幹麻!?」
  「哈哈哈范統你不用那麼緊張,放心把身體交給我就好了,不會痛的。」
  靠!會痛還得了啊!而且把身體交給你就是最令我不放心的事了!
  「嗯~我自認自己的技巧還不錯喔。」
  「誰理你啊!你到底想幹麻?」這傢伙到底哪根筋不對了,剛剛還好好的……不對我怎麼忽略了這個人從一開始就沒一根筋事對的啊!
  「唉,范統,你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了,你忘了現在被綁著嗎?」暉侍帶著他一貫的該死笑容開始在我身上到處亂摸,結果我死命掙扎亂踢的腳一下子就被他壓住,「畢竟,放在眼前的美食不吃就不算男人嘛。」
  「你不要亂來啊!」我也不是美食啊!
  「別擔心,范統你全身上下我都很熟的,每一個敏感點我都知道喔。」
  「哈啊啊!?」靠!!你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啊!這傢伙究竟怎麼回事!?
  在不知不覺間我的褲子已經被扯下來了,不會吧,這傢伙是認真的嗎?
  「等、等等等等,你、你是認真的嗎?」
  「我一直都很認真喔。」
  認你媽的頭————!!
  完蛋了,這傢伙沒救了。
  咦?所以難道我現在面臨了傳說中的人生史上第一次貞操大危機?而且對象是個男的,還是個住在我腦袋裡的幽靈!不是吧?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唉呦別緊張了啦,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什……」
  「不然你覺得一個正值年輕旺盛的正常男子在過了這麼久都不太需要生理上的發洩是為什麼呢?」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腦袋一片空白,魂也飛了一半。不會吧?雖然我自從來到這裡以後就都沒什麼在管那方面了,有一陣子還在想是自己太累還是因為自己已經死了所以沒有那方面的需求,可是……可是這也太離譜了吧?
  我已經不知道到底該做什麼樣的反應,只能目瞪口呆地望著暉侍上下其手。
  我、我現在究竟該怎麼辦?求救嗎?和誰?和噗哈哈哈嗎?我……我……
  「等等你還真的給我繼續摸下去啊!?」
  「咦?范統你都不講話所以不就是默許了嗎?」
  「默你的頭!而且你不是聽得到我的內心?總之快住手!我不要啊!再怎麼說我希望第一次至少是個可愛女孩子啊!」
  「范統你這個蘿莉控。」
  我才不是蘿莉控!而且在怎麼樣都比你這個弟控好!
  「……不過第一次啊……」
  幹什麼?你那略帶同情和哀愁的視線到底是怎樣!第一次不可以嗎!我也不想啊!你也不想想我至今的人生!雖然人生到了這種年歲了還是童貞實在是件很哀傷又丟臉的事情,不過我有苦情啊!交往的人都沒有了要怎麼拋棄童貞?就算想叫小姐還會說成「拜託你不要來」之類的!我的人生有沒有這麼可悲啊!
  憤恨地快速想完一整段話,結果因為平常都沒在講話要罵人時也習慣在腦內罵了,可惡我真的好可悲啊!
  暉侍帶著略帶抱歉的笑容看著我,只差沒對我拍拍肩了,你這種表情會讓我覺得更悲哀啊!反正我就是徹底的人生輸家這樣可以了吧!不要再看我了!
  「其實,范統你第一次想和女孩子還是可行的喔。」
  「咦?」怎麼回事?話題怎麼突然跳到這來了?
  「所以說,現在只用後面的話就可以囉。」
  後……面……?
  ——你你你你你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救命啊這傢伙腦袋的洞越來越大了拜託誰趕快把他抓去關起來啊啊啊!!
  看著我整件被扒走的褲子,還有暉侍漸漸往我大腿中心摸去的手,「欸、等等……你的手在碰哪裡啊!拜託你快住手!」
  「我會很溫柔的,別擔心,害怕的話你可以把眼睛閉上,想像別的東西。」
  我當然怕啊!就算全世界的人的覺得我很沒用,可是我還是會怕啊!想像成別的東西,想…………我想不到!因為我生活太過貧乏所以連可以想像的東西也沒有嗎?這就是我練不好術法的原因嗎?因為不會純粹想像?
  「哇!」感受到暉侍的手覆蓋上某個地方的一瞬間,眼睛不由自主地睜了開來,然後看到的是暉侍充滿邪氣的笑容。
  「乖,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我、我……
  「我不要啊——————!!」
  …………
  緊閉的雙眼再次睜開,眼前已經是我平常的房間了。
  「咦、啊咧?」
  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我的房間?暉侍呢?
  在我還抓不清楚頭緒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我的腦中爆了開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邊,我整個臉了一半。
  是暉侍的聲音。
  「靠肚暉侍你搞什麼鬼!?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靠看樣子我真的回到現實了,靠腰居然會變成靠肚!靠肚到底是什麼東西!
  『哎呀因為范統你的反應實在太好玩了,所以忍不住就想逗逗你嘛……吶?』
  吶你的大頭啦!我差點都快哭出來了耶渾蛋!!
  『嗯別在意嘛~反正又沒有真的做什麼,而且就算做了也是在夢裡的事啊。』
  我去你的!而且那句「就算做了」是怎樣啊?你是打算做什麼!?
  『嗯……就那樣囉?』
  那樣是哪樣——!?暉侍依舊抱持著打哈哈的態度在亂講,再和他講下去我都要瘋掉了。
  「好輕鬆……」不,我要講的是「好累」,什麼好輕鬆啊!累的反義詞是輕鬆嗎?聽到自己的反話讓我的疲勞度整個又上升了不少。
  看看外面已經升起的太陽,昨天修行了一整天,結果晚上又沒睡好,現在整個就是全身僵硬又酸痛,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啊——
  躺回去繼續睡怕又會重新夢到那個房間,所以只好索性不睡了。起床走去廁所打算梳洗的時候,赫然發現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這個狀況讓我無言了,真的無言了,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好想就這樣化成灰被風吹走。
  『唉,范統,不過就是夢遺而已,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
  「你開口——!!我要一直看到你啦!!」
  『范統你這是愛的告白嗎?』
  幹!是「你閉嘴!我不要再看到你了」才對!!啊啊啊為什麼我還要被我自己捅一刀?這樣的人生實在太悲慘啦!
  『范統,習慣就好。』
  就說叫你閉嘴了!
  結果,在內心自言自語折騰了許久之後,最後也只能默默地清洗自己的內褲……而且洗完之後還被噗哈哈哈鄭重地說出「不准用你的手碰我」之類的話,噗哈哈哈也不想想都是你害的!小心我哪天拿你去拖地!




★ ★ ★ ★ ★
大概是後記
「對不起謝謝你不客氣」第一篇終於寫完了!
雖然中間放置普勒了很久大概有將近半年不過總之總算寫完了!
然後劇情改了又改范統不像范統噗哈哈哈不像噗哈哈哈暉侍越來越三八也都請將他們鬼隱掉喔耶☆(靠北)
啊啊啊2012年1月要出的本現在才完成第一篇來得及嗎哈哈哈(吐血死)
總之先這樣!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然後希望我快點寫完!(合掌)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