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2-14

不知戀為何物-楔子

=注意=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女性向同人小說
*雲獄長篇小說第一彈!!w
*趕在情人節假裝是情人節的特別企劃(踢飛)




其實這個長篇是本來就有要打的東西...特企是想弄別的。
可是...一點靈感都沒有囧
也想畫圖不過繪圖板現在上面堆了一堆東西懶的拿(喂)
所以情人節就用這個交差啦!!!!!(光速逃)










萬里無雲的晴朗天氣。
校內的秩序也相當良好。
但為什麼呢?



心情煩躁。





恋という名も知らずに







咚!


鐵製鈍器撞擊人體所發出的悶聲。
飛濺的鮮紅。


啊,心情真好。



「怎麼,這樣就結束了嗎?」
「咳、咳咳!…可惡……」
「這樣才對。你如果太快就倒下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碰!

再次用拐子給於一擊,薄弱的身子隨即畫出一條完美的拋物線,碰撞牆壁應聲倒下。不過,意識似乎還在。

柔和的陽光和微許的風,還有無雲的藍天。這種天氣果然適合咬殺。

銀色的髮絲摻雜著紅色液體,破裂的襯衫上衣和銀製飾品染成了紅色,身上四處散佈著瘀青及傷口,彷彿在純白的紙上倒下紅色和紫色的顏料。

抓起在陽光下刺眼的銀絲,濕黏的觸感在掌中擴散,本以為可以輕易扯起的頭髮意外順滑,在血給予的助力加速落下。


「咕…」
「狼狽的樣子很適合你呢。」
「囉、唆。」
「哇喔,你還站的起來呢。」


纖細身軀搖搖晃晃的勉強立起身來,隨著不穩的步伐晃動的銀在陽光下閃爍著。

頭髮和飾品的銀,白皙肌膚上淡淡的紫,飛濺四處的鮮紅,還有,至今仍炯炯有神的翠眼眸───。


「…你、這傢伙,突然出現就是把人打飛嗎?風紀委員長還真啊!」
「是你不對。只要是群聚的傢伙我全會咬殺,沒有例外。」

只要弱小的草食動物聚在眼前,就會令人煩躁。

「還有,」

反射陽光的閃耀銀髮和無畏的眸,

「你很礙眼。」


尤其是群聚的時候。


「那是我的台詞!看人不順眼的可不是只有你!」

即使是連站都很吃力的狀態,眼前的銀似乎也毫無退讓之意,用盡全身力量來抵制對方──就算只有口頭上。


「真吵呢。」


如此礙眼的光芒令人變得想咬殺,全部染成鮮紅使其無法阻礙視界的話躁鬱感應該可以平復下來。



不過,

心情改變了。


看著眼前殘破不堪之人,及和其狀態不相稱的筆直眼神,

不知為何


心情慢慢變好了。


「該死…老虎不發威你就把我當病貓嗎?去死吧!!」


(不甘示弱的銀色,)


咻!

快速揮動的拐子使得火炎被熄滅,炸彈頓時間毫無用武之地。


(迎面而來的翠,)


「老虎?應該是小貓吧?只會喵喵叫個不停。」
「…你真的…去死一死吧…」


還有,


直視迎來的翠裡,


只存在著唯一的漆身影。



(真是奇怪呢。)



只要這麼想著,不知為何,


就有一股莫名的愉感從心底升起。



逐步往前踏去,已無力再站起的少年看來意識隨時會遠去,不過還是奮力的撐起自己的眼,狠瞪著那闇色。


「……」
「…不管要殺要剮都快動手…!」
「哼~。還真是會叫的小貓呢。」
「隨你怎麼說…」


似乎,

變得有些無趣。



「…?」

色的翠眸映出漆的身影,一個轉身,毫無眷戀的,跨步離去。


「你的命是在我的手中,要殺要剮都是我的自由,」
「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還真敢說…下次我一定會痛扁你一頓!現在不動手你會後悔的。」
「哇喔,真是了不起的發言呢。」
「我會不期待的等著的,獄寺隼人。」


等你那翠再度變得光輝。

這麼想著,不自覺得,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來今後的生活不會無聊了。




無視地上的殘軀,門輕輕闔上。










****

叫做後記的東西:



長篇第一篇出現啦~~~!!!>口<
是的這玩意是長篇!會有續集的!!
本來是不想分段的繼續寫下去…可是雲雀想要飛走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吸煙)
其實我很想讓獄寺講出「」「」「真他媽的靠夭」之類的…老實說他應該也是會講,但是每次打出來都會囧一下然後默默的刪掉它OTZ
每次打小說都會迫切的覺得自己需要REBORN的中文漫畫(死)
這篇的感覺跟之前幾篇應該很像…因為都是我寫的嘛ㄟ(踢死)
沒啦就是把短篇集合在一起他就是長篇了(不要再說藉口了!)
下一篇預計是雲雀和里包恩的對話YO☆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